<output id="n8bkt"></output>

    <dl id="n8bkt"></dl>

  1. <li id="n8bkt"></li>

    <dl id="n8bkt"><ins id="n8bkt"></ins></dl>

        1. <dl id="n8bkt"><ins id="n8bkt"></ins></dl>

          1. <output id="n8bkt"></output>

          2. <dl id="n8bkt"></dl>

            1. <dl id="n8bkt"></dl>

              1. 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原創-你忘了回憶,我忘了忘記

                樓主:瑜伽美女幫 時間:2019-01-16 06:54:53

                第九十一章?

                “我就送你到這兒咯!”回到萬獸大森林后,血薇美目看著云零道。


                ? ? 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又看到不遠處山林間有一道極大的裂縫,云零明白這里是萬獸大森林。


                ? ? “呃……我……”云零甩了甩還是有些不適的腦袋,然后可憐巴巴的說道:“送都送到這兒了,不如再多走一步,送我回萬獸商城唄!你不會忍心看著我步履蹣跚的在這大森林里亂逛吧?”


                ? ? 這里是萬獸大森林,一來云零不怎么認識路,二來自己現在身體還是有些不適應。再有就是,自從暗夜鬼貂這件事后,云零知道自己的祖龍精血并非可以在魔獸里橫著走了,面對強大的魔獸時,自己反而可能會有危險。


                ? ? 要是誰都像暗夜鬼貂這樣打著他體內祖龍精血的主意,那這萬獸大森林對于云零來說就是個恐怖的地方了。


                ? ? “我有什么不忍心的?”然而血薇卻是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 ? “我……”云零無言以對。不會真這么狠心吧?


                ? ? “啊三!送他回去!”


                ? ? 不過緊接著血薇又是說了句讓得云零微微感謝的話。


                ? ? 馱著云零的那條噬月天狼點了點頭,然后轉過身,朝著萬獸商城的方向飛去!


                ? ? “多謝了!”轉身的那一刻,云零不忘道聲謝。


                ? ? 血薇只是看著云零離去的背影淡淡一笑,然后帶著剩下的兩條噬月天狼飛向不遠處的大深淵。


                ? ? 呼呼!


                ? ? 冷風從臉頰刮過,讓得坐在噬月天狼背上的云零忍不住稍微低下了頭!不愧是六層天玄境啊,這種速度,十分鐘就能到萬獸商城吧?


                ? ? “那個日月神宗的大長老……也是曦月仙狼?”突然間云零好奇的問道。


                ? ? “人類!”噬月天狼淡淡的回了一句。


                ? ? “那他怎么……”云零頓時懵逼了,人類怎么看上魔獸呢?難道到了尊天境之后就不用分種族了?


                ? ? “你想說什么?”噬月天狼語氣有些發重。


                ? ? “沒……沒什么!”云零干笑一聲,這種事不便多說。


                ? ? “我家主人命隨自在,對那大長老并無多大興趣!”隨即噬月天狼說道。


                ? ? “這么說還是有那么一點兒興趣了?”云零淡淡一笑,看來那大長老還是有點兒機會的嘛。


                ? ? 冷風呼嘯,云零和噬月天狼,迅速朝著萬獸商城的靠近。


                ? ? ……


                ? ? 萬獸商城,內部。


                ? ? 今天的一戰,可謂是大獲全勝,從今往后,也不會再有暗夜鬼貂這樣的魔獸集結一群魔獸和萬獸商城作對了。而柳魁的女兒,也一定會安然無恙的送到日月神宗去!


                ? ? 院子里。花壇邊上,一道倩影安靜蹲坐在草地,腦袋埋在膝蓋間!修長的睫毛輕輕扇動著,那雙水靈透徹的眸子中,透露著輕微的憂郁。


                ? ? “你好像比我還擔心他!”


                ? ? 這時白酒從一邊走過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心兒這番模樣。


                ? ? “修煉者一生只能有一個晶魄,要是我的晶魄落到別人手里,那還怎么找回來!”心兒腦袋埋在膝蓋間,嘟著小嘴輕聲道。


                ? ? “聽柳城主說云零和那個女人有過接觸,而且她還是日月神宗九長老的妹妹,所以她應該是不會對云零怎么樣的。”隨即白酒安慰了一句。


                ? ? 心兒沒有說話,不管怎么樣她還是有些放心不下。


                ? ? 就在這時,心兒仿佛察覺到了什么,連忙站起身來,目光看朝高空。


                ? ? 房間里,柳魁等人也是走了出來,實力比較強的柳魁自然也是察覺到了什么。


                ? ? 白酒目光也是隨著他們朝遠方天際看去,只見那夜空之下,一道流光朝著萬獸商城飛過來,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飛入城主府,落在草地上。


                ? ? 那是一條毛色雪白的狼,身上帶著陣陣光華,而在它背上,則是坐著一名少年,正是云零。


                ? ? 見是云零回來,柳魁連忙走上前去,看到云零沒事后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氣。


                ? ? “柳城主,白叔!”


                ? ? 云零一笑從噬月天狼背上掠下來。只怕自己被血薇帶到日月神宗去他們也擔了不少心。


                ? ? 柳魁和白酒都是如釋重負,要是云零出事的話,他們誰的心里都是過意不去的。還好那血薇出手相救。


                ? ? “人已送到!告辭!”噬月天狼將云零送下來之后,并沒有多說什么,說了一聲之后便是打算離開。


                ? ? “替我謝過血薇了!”云零朝著它多說了一聲。


                ? ? 噬月天狼點了點頭,隨即便是化作一道流光,朝著萬獸大森林飛去。


                ? ? “快到屋里休息!”


                ? ? 見云零還是有些虛弱的樣子,柳魁連忙說道。


                ? ? 云零苦笑一聲點了點頭,的確自己雖然沒大礙,但是身體還是挺不舒服的。


                ? ? 剛一抬腳,云零就是注意到站在一旁草地的心兒!只見她立在那里,嘟著小嘴,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那眼神,似乎是看到自己沒事時的輕松,也好像是在責怪自己讓她擔心。


                ? ? “我……沒事了!”


                ? ? 看著她那似乎想生氣又氣不出來的樣子,云零心里也是微微一樂,這丫頭還會擔心自己啊。


                ? ? “誰管你!”


                ? ? 心兒瞥了云零一眼,然后就是嘟著嘴將腦袋扭向一邊。


                ? ? 見她那可愛模樣,云零仿佛心里都是舒坦了許多。于是一伙人一同走進屋子里。


                ? ? 對于云零這次去日月神宗發生了什么事白酒等人都是好奇,云零也大體說了一下。聽完云零的話之后所有人都是略微吃驚!


                ? ? 沒想到居然是用氣鎖來直接鎮死暗夜鬼貂,虧血薇想得到。


                ? ? “氣鎖……到底是什么東西?”


                ? ? 云零實在是不明白,怎么這氣鎖好像很特殊的樣子?


                ? ? “是一種用來封鎖氣的封印!起初修煉者為了加強自己的修煉難度,在體內加了一些特別的封鎖,然后在修煉到達一定程度時打開這封印,力量就會得到暴增!后來慢慢發展,就出現了氣鎖。與普通的封印相比,氣鎖在打開時,力量的爆發會更大一些!高級的氣鎖甚至會得到兩倍甚至多倍的爆發。”白酒解釋道。氣鎖算是主界最最頂尖的一種職業了!


                ? ? “按照常理來說你融氣境的實力時不可能承受住準仙階氣鎖的,還好氣鎖的全部力量剛好被暗夜鬼貂抗住了!我們大長老對氣鎖的掌控,可謂是出神入化。”柳魁也是一笑。


                ? ? 會鍛造氣鎖的人比較少,而他們日月神宗的大長老,就是一個出色的氣鎖師!北夏大陸,無人能及。


                ? ? “活氣鎖的話,沒有任何要求,隨時都可以打開或者鎖上!這對你也有好處,等你承受得住暗夜鬼貂的毒和力量的時候就可以打開氣鎖,這樣暗夜鬼貂的力量就是你的了!”白酒笑了笑,那血薇倒是挺為云零考慮的。


                ? ? “怎么個打開法?”


                ? ? 云零有些疑惑,他暫時還沒有感覺自己體內有什么氣鎖。也不知道怎么打開啊!


                ? ? “一般氣鎖都會有固定的打開方式,而且高階氣鎖還需要一定的實力才可以打開!不過活氣鎖的話就沒有這寫要求了。等你恢復后就明白自己身體發生了哪些變化,那些變化就是氣鎖造成的,想要打開的時候就直接沖擊這些變化就是!”白酒解釋道,對于氣鎖的話,他還是有那么一點兒了解的。


                ? ? 云零點了點頭,現在他是感覺自己身體哪個地方都不對勁,所以并不能感覺到所謂的氣鎖。


                ? ? “這次多虧了你們幫忙!我已經吩咐藥房準備了一些靈藥,全力幫助云零小友恢復身體。”柳魁朝著云零三人抱拳道。


                ? ? 這次多虧了心兒和云零出手相助,他的女兒才能安然無恙的送去神宗總部!暗夜鬼貂攻擊云零實在是意料之外,不過還好有血薇出手。


                ? ? 云零點了點頭,這一次身體受到的傷害的確是挺大的,真得補一補了。


                ? ? 于是云零三人繼續住在萬獸商城,打算等恢復之后再回菩提學院。


                ? ? ……


                ? ? 兩天的時間過去,在萬獸商城大量高級藥材的調養下,云零的身體也是恢復了不少,而恢復之后,他們便是打算回菩提學院了。


                ? ? 穆秋雅說過會為云零解決所有事,然后幫他做最后的提升,云零自然也不想錯過提升的機會。所以直接告別了柳魁等人,他們就一同回了菩提城。


                ? ? 這次在萬獸商城待了三天左右,而這三天,菩提城也是發生了一些變化!


                ? ? 諸葛劍爐名聲恢復后,各方勢力紛紛前來結交,都想恢復以往的感情!而諸葛昱也不反對,任何人都是來者不拒。


                ? ? 而經過幾天的思考下來,諸葛昱還是決定,加入城主羅家。考慮到資金問題和羅獵塵一片誠意,諸葛昱也不多想了,而且加入羅家之后,的確可以建造一個更大的市場。


                ? ? 羅獵塵那是一萬個歡迎,這樣一來整個菩提城的鍛造行業,也算是在他羅家的門下了。另外那個流浪鍛造師周午也是跟著諸葛昱加入了羅家,羅家一次性收了兩個優秀鍛造師,整體實力那是要上漲不少的。


                ? ? 畢竟有了諸葛昱和周午,他們多加就相當于有了更多的高階武器!


                第九十二章?

                一起去修羅大陸

                ?諸葛昱那最后一個劍爐自然是留著,這個劍爐連接著一片靈氣旺盛的地下巖漿,是其他劍爐永遠也無法取代的。而這里,則是成了羅家新建造的所有劍爐的總部!


                ? ? 剛回到劍爐,云零三人就是見到不少人在彩磚蓋瓦的,一時間不明白發生了什么!詢問之后才知道一切,這劍爐要重新裝修,要讓這里成為羅家鍛造爐總部。


                ? ? 見是云零回來,恰是有人認識他,于是就帶著云零三人,朝著城主羅家去了!


                ? ? ……


                ? ? 似乎因為要建造一個更加龐大的鍛造市場,羅家現在也是忙里忙外的,人來人往看上去很是熱鬧。


                ? ? 云零三人一路走進去,來到大堂時,正有不少人在場!羅獵塵、諸葛昱、元虛、周午、還有不少其他勢力的人,也不知道是在商議什么。


                ? ? 見云零三人到來,諸葛昱第一個站起身來。他能夠有翻身之日,完全都是靠云零他們出手相助。


                ? ? “唉喲,你們終于回來了!為了你們我可跑了好幾趟了呢。”


                ? ? 不過先說話的,卻是一名中年美婦!云零和白酒目光看過去,頓時就是嘴角微抽。因為這個人他們記得,是那妖花樓的老板娘!


                ? ? 當初利用心兒騙了她一千金幣,眼下她出現在這兒,不會是來算賬的吧?


                ? ? “呃……那個……好久不見啊!呵呵!”


                ? ? 白酒干笑一聲撓了撓頭,現在的話就算這家伙來討債也不用怕,又不是打不過她!只不過就是有點尷尬。


                ? ? “看樣子你們確實是熟人?”


                ? ? 見白酒和妖花樓老板娘不是第一次見面,羅獵塵笑了笑!這老板娘來找過云零他們幾次了。


                ? ? “我們豈止是熟啊!前不久他們還跟我開了個玩笑呢,呵呵呵!”那老板娘掩嘴咯咯笑道。


                ? ? “嘿嘿!玩笑,玩笑。”白酒依然干笑,說話間目光看朝身旁冷著臉的心兒!


                ? ? 云零倒是話也不說,悄悄瞟了一眼心兒后就事不關己的把目光移開。


                ? ? “那個……不知道老板娘找我們有什么要事?”目光看著似乎不是來討債的老板娘,白酒嘗試著問答。


                ? ? “沒事沒事!既然啊,我們都是熟人,那我來看看你們也是應該的啊!上次的事就當是我救濟你么咯,呵呵呵呵呵!”那老板娘搖著手里的扇子,臉上帶著一陣親和的笑容。


                ? ? 聽到她這話,云零和白酒都是明白過來!看來是她知道他們和諸葛昱的關系,然后不僅不記仇,反而套起近乎來了。


                ? ? 隨即云零和白酒相似一笑,這樣也好,免得以后在菩提城還得躲著她。


                ? ? 其實那老板娘的確是想收拾云零和白酒的,憑他妖花樓結交的勢力,對付白酒和云零以及那個玄化境的小丫頭完全沒有問題。但是在那天的鍛造師大賽上看到他們和諸葛昱的關系,后來諸葛昱又加入羅家后,她便是打算不記這仇了!人家后面有諸葛昱和羅家,所以當然還是做朋友的好。


                ? ? 能花一千金幣來買個關系,在有些時候,那是值得的!老實說以前的話她可沒有任何理由來接近羅家,現在就不同了。


                ? ? “這位是!”


                ? ? 就在這時,羅獵塵注意到后面和一只小松鼠親密著的心兒,當即臉色就是發生了一些變化!因為他發現,這個看上去不過十六歲的少女,居然擁有天玄境的氣場?而且,是六層天玄境!


                ? ? 小小年紀,怎么可能會擁有這么恐怖的實力?在他見過的所有人中,最年輕的天玄境也是三十歲之上!十六歲的別說天玄境了,玄化境他都完全沒見過。


                ? ? “呃……他是我……表妹!”云零撓了撓頭笑,然后說道。


                ? ? “心兒?”


                ? ? 一旁的諸葛昱老臉也是震驚,因為云零他們在他諸葛劍爐住了不少時間,所以也知道心兒生長速度不一般!眼下云零說是他表妹,莫非是這丫頭是心兒?


                ? ? 仔細一看,她的確和心兒有些相似。


                ? ? “嗯……是!”遲疑了一下,云零點了點頭。


                ? ? “看樣子她是恢復了?”隨即諸葛昱一笑,他知道心兒一開始就是玄化境的實力,也知道心兒處于恢復階段,現在這模樣,應該是完全恢復了吧。


                ? ? “嗯!差不多了!”云零再次點頭,身體是恢復了,不過心兒說實力和沒有恢復。說話間云零就是忍不住看了心兒一眼,天玄境都還沒恢復,每次想到這里云零都是忍不住感嘆。


                ? ? “呵呵!快請坐。”


                ? ? 聽到是云零表妹,羅獵塵驚了一下,趕緊伸手道。


                ? ? 羅獵塵心里也是有些好奇起來,這兩天他在羅溪那兒對云零做了一些了解,云零的來歷異常普通甚至低劣,他怎么會有這么個厲害的表妹?這丫頭后面又是什么樣的后臺?


                ? ? 三人進屋坐下,妖花樓老板娘那叫一個拉關系,各種話就是往白酒和云零身上蹭!對于這點云零和白酒也是無奈,只有真的把她當熟人,既然她不計前嫌的話,那他們當然也不會擺著架子!多個朋友總比多個仇家好,雖然她應該不會是什么好朋友…


                ? ? 接著諸葛昱等人和羅獵塵依然是商議新鍛造市場的建造策略,妖花樓的老板娘和羅家套了一層關系后便是帶著滿意的笑容離開了。


                ? ? 心兒對于他們的所談之事都是沒有興趣,于是在家丁的帶領下去安排住處去了!云零也是隨便和他們聊了一會兒就是離開。白酒和諸葛昱本來就挺話多的,和羅獵塵也是挺談得來,所以一時間他們三坐在一起,基本各種話題都能扯個大半天了。


                ? ? 離開大堂后,云零在家丁的帶領下走向后方院子,他打算休息一下,明天就回學院苦修,不過心兒和白酒這段時間就是要住在羅家了。


                ? ? 繞過小徑,來到安排好的住處,家丁指了指前面不遠處的一排華麗房間,云零點了點頭然后走過去!這里,就是羅家專門用來招待貴賓的住所。


                ? ? 扛著黑骨龍槍,云零朝著自己的房間走過去!現在他身體依然沒有徹底恢復,還是得休息休息的。


                ? ? 不過云零走到一個房間門口時,卻是突然停了下來,然后扭頭朝著里面看去!


                ? ? 只見房間里,心兒正面對著鏡子,抬起雪白嬌嫩的手腕,玉手輕輕撥開額前青絲,靈動的眼眸對著鏡子里一陣端詳!似乎對于自己現在的樣子,她很是滿意喜歡。


                ? ? 小幽也是在一旁學著心兒照鏡子。


                ? ? “我擦!”


                ? ? 見心兒這番模樣云零稍微楞了一下,這丫頭自己都覺得自己漂亮?隨即云零斜靠在門口!不得不說她現在這模樣,也是格外的動人。


                ? ? 此時心兒仿佛也是察覺到了什么,秀眉微皺回過頭來,就是看到云零雙臂環胸斜靠在門框下,目光盯著自己!


                ? ? 當即心兒就是俏臉微微嚴肅,朝著云零投來一個警告的眼神。


                ? ? “很漂亮!”


                ? ? 可能相處時間長了,云零也知道心兒一般情況下沒多大對自己出手的可能!所以現在哪怕是看到心兒這樣的眼神,他也沒有回避!反而聳了聳肩說道。


                ? ? “哼!”


                ? ? 看到云零那還有些蒼白的臉色,心兒本來也想給他點顏色看看的,但最后還是忍不下心,輕哼一聲便是回過頭來,沒有理會云零。


                ? ? “現在你都是天玄境的實力了!什么時候回……你的家?”想到一個問題,云零一步步走進來,好奇問道。


                ? ? 云零此話一出,心兒稍微頓了一下。然后轉過身來,目光落在云零臉上,淡淡說道:“在這里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我要陪你去菩提總院,到修羅大陸就行了!”


                ? ? “你能去總院?”


                ? ? 聽到她這么說,云零先是一驚!隨即又是搖了搖頭:“你雖然厲害,可惜并不是學院的學生啊!”


                ? ?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修羅大陸啊!就當做你的家屬唄。”心兒卻是俏皮一笑,她當然沒什么去菩提學院的資格,但是她可以裝作家屬送云零去總院,然后順勢就去修羅大陸了。


                ? ? 修羅大陸算是整個主界比較有名的超級大陸了,相信在那里能夠有回去的方法。


                ? ? “家屬?”云零疑惑,這是什么意思?


                ? ? “菩提總院會派人到各分院把要去總院的所有學生一次性帶到修羅大陸!而且一名學生允許最多三名家屬相送,我就可以順便和你去咯,這你都不知道?”心兒刮了云零一眼,“虧你還是菩提學院的學生。”


                ? ? “還能這樣啊!”云零淡淡一笑,這么說白酒和心兒都可以和他一起去修羅大陸了?


                ? ? “很有可能這就是最后一程,當然可以家屬陪伴!”心兒回道:“不過修羅道就是學生才能進去了,而且所有陪同去修羅大陸的家屬,回不回來菩提總院概不負責。”


                ? ? “呃……”


                ? ? 云零又是苦笑一聲,這么說白酒和心兒去了修羅大陸之后要回來還得自己想辦法了?兩個大陸之間到底有多遠鬼才知道,這是去了就不可能回來的節奏啊。


                ? ? “我只到修羅大陸,到時候應該就能找到一些方法回去了!”心兒淺淺笑道。


                ? ? “那你的晶魄……不要了?”云零盯著心兒問道。


                第九十三章?

                磅礴的力量

                “我……”提到這一點,心兒臉上的笑容便是收斂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輕微的憂郁。


                ? ? 是啊,如果要走,要么就不要自己的晶魄,要么就殺了云零,這得做個選擇!畢竟她的晶魄和普通人的不一樣,如果回去之后卻沒了晶魄,那會影響到很多的人。


                ? ? “到時候……再說吧!”沉默了一會兒,心兒只是輕輕回了一句。


                ? ? 看著心兒那略帶憂郁的小臉,云零站起身來,然后一步步走到她面前!


                ? ? 看著稍微比自己矮上一頭的心兒,云零長長吸了一口氣,然后輕聲說道:“差不多半年了,我和白叔是什么樣的人相信你也該看得清楚了,現在還是不能告訴我們你的來歷?”


                ? ? 從一開始的相遇,一百多天的朝夕相處,相信心兒早已明白他和白酒的為人!云零實在是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當初又為什么會變成靈魂體去到那巖漿下。


                ? ? “知道了對你們沒什么好處!”


                ? ? 修長的睫毛扇動了一下,心兒大眼睛瞟了一眼云零,然后搖了搖頭。


                ? ? 她也知道云零和白酒不會對她有任何惡意,自從知道云零父母是什么人又知道白酒是什么人的時候她就明白了這一點,但是她的底細,真的不可以讓云零他們知道。


                ? ? “只怕有朝一日我救出了弟弟,報了父母的仇!想要找那個曾經救過我、幫過我的人說聲謝謝的時候,她卻不見了。甚至我還不知道該去哪兒找她!”見她還是不想說,云零也只有苦笑一聲。


                ? ? 如果到最后都不知道心兒來頭的話,那還真是……有點讓人無法接受的!要是哪天心兒走了卻沒有留下她的來歷,那就永遠都找不到她了。


                ? ? “我又不需要你報恩什么的!”心兒嘟了嘟嘴。遇到云零純屬意外,救了他也純屬意外,置于幫他的話,算是相互幫助吧!云零也是幫過她的。


                ? ? “時間還很多啊!又不是去修羅大陸我就走咯,說不定我走的時候你的實力能夠達到我以前的地步呢!”隨即心兒小手勾在身后,恰是安慰似的說道。


                ? ? “呃……”云零干笑一聲,你這鼓勵也太不切實際了,你現在就是六層天玄境,鬼知道你以前是什么境界,我是要進入修羅道然后去菩提總院的,可能在這么點兒時間里達到你的境界?正常速度能達到化境就算厲害的了。


                ? ? “唉!謝謝鼓勵了!”隨即云零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后轉身離開。


                ? ? 心兒也是干干一笑,她心里非常清楚,就算云零再怎么妖孽,也不管他會有什么逆天的際遇,也不可能短時間內達到她以前的境界!甚至云零這一生,都不可能達到!


                ? ? “對了心兒!”走到門口時云零突然停住腳步,然后扭過頭來。


                ? ? “嗯?”見他好像有事,心兒漂亮透徹的眼眸看過去。


                ? ? “近看的時候,你真的很迷人!”


                ? ? 然而云零卻是突然咧嘴一笑,說了一聲就趕緊轉身溜了出去。


                ? ? “你……”


                ? ? 被云零這么說,心兒就是想起之前在萬獸商城出關時的那件事,當即俏臉上忍不住涌出一抹青澀的羞紅!不過看著云零屁顛屁顛的逃走了她也只有輕哼一聲,“混蛋!”


                ? ? 趁機調戲了一下下,云零滿意的跑出心兒房間,不過剛一出門就是看到對面一道熟悉的倩影正朝著這兒走過來。


                ? ? “干了什么?這么開心?”


                ? ? 來人正是羅溪,聽說云零回來,她就第一時間趕來了。


                ? ? “呃……看到你了,心里忍不住就高興!”云零尷尬一笑,隨便扯了一句。


                ? ? “是么?”羅溪歪著腦袋,一種審視的眼神看著云零,然后小步微移走過來。


                ? ? 不過當她走到云零跟前時,卻是眉頭一蹙!


                ? ? “你……怎么了?”看著云零那有些蒼白的臉龐,羅溪俏臉臉色都是變了幾分!忍不住連忙問道。


                ? ? “沒事!這幾天沒睡好!”云零笑了笑。隨便撒謊道。在萬獸大森林發生的那些事他當然是懶得和別人說的。


                ? ? “哼!騙我!”不過羅溪卻明顯不相信,輕哼一聲后略帶關心的目光看著云零道:“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話,我可以讓藥房給你弄點補藥什么的!”


                ? ? “沒事,睡一覺就好了!”聽到羅溪這話,又看著她這和以往不一樣的小媳婦般的表情,云零嘴角微微一抽,連忙說了一句就是朝著自己房間走過去。


                ? ? “唉……”羅溪伸出手去,本還想說點什么,不過卻是看到云零的房門已經關上。隨即她也只有無力的撇了撇嘴,輕哼一聲,然后朝著心兒房間走進去。


                ? ? 走進心兒房間,當看到那十六歲左右的漂亮少女時,羅溪當即就是朝著心兒投去奇怪的目光!這漂亮的丫頭是誰啊?


                ? ? “羅溪姐姐?”心兒見羅溪來也是淺淺一笑,那般精巧完美的小臉蛋配上這種有人的微笑時,讓得羅溪都是略微走了走神!怎么會有這么好看的姑娘…


                ? ? “心……心兒?”


                ? ? 回過神來,回想起當初心兒說過她年齡其實和自己也差不多的事,羅溪嘗試著喊了一聲。


                ? ? 心兒嬌俏一笑,然后點了點頭。


                ? ? 確定是心兒后,羅溪長長吐了一口氣,緩一緩心中的驚訝!她也是不自覺的一笑,果然啊,心兒這丫頭小時候就生得那般完美,長大后簡直不得了。


                ? ? “你怎么會……突然長大了?”


                ? ? 隨即羅溪走上去,記得和心兒也只是一小段時間沒見面啊!是發什什么了?


                ? ? “我本來就是這樣呀…”


                ? ? 兩人在房間里閑聊起來。當然,心兒只是半真半假的和羅溪隨便解釋解釋,有些事說出了羅溪也不會理解,而且也不能說出來…


                ? ? 房間里,云零關上門后,一步步走到床前,將黑骨龍槍立在一旁,然后倒身躺下!緩緩閉上眼睛,感受著身體的疲倦,云零放松了精神!試圖讓自己能夠安安穩穩的休息一下!


                ? ? 自從父母死后,他就一心想著變強報仇,一直以來都在拼命修煉,沒有任何一絲的松懈,很多時候身體哪怕是累得不行了也不曾停下!他到底有多么努力,只有心兒和白酒能夠略知一二。


                ? ? 迷迷糊糊的睡下去,飽飽的休息了一頓!醒來之時,已然是四五更,透過窗戶可以看到羅家外面照進來的燈火。


                ? ? 爬起身來,云零盤腿坐在床上!一股血紅色火焰緩緩從體內飄出。


                ? ? 凌晨,當人們都安穩的睡去之后,也是天地能量最為平靜之時,這種時候正是調養生息最佳時刻。雖然這份能量并不大,甚至說小得可以忽略不計,但是正是這種微弱溫和的能量,能夠讓云零的身體稍微感到輕松。


                ? ? “這就是氣鎖么?”


                ? ? 心沉氣海,云零感受到自己身體一個角落都是發生了一些變化!每一寸筋脈每一個細胞,仿佛都朦上了一層厚厚的奇怪力量,而這股奇怪的力量,又是掩蓋著一股不屬于自己的力量!


                ? ? 準仙階氣鎖剛好將暗夜鬼貂的全部力量封印在自己體內而對自己不造成影響,暗夜鬼貂八層天玄境的力量一絲不漏的都留在了體內!等到自己強大到一定的程度后就可以釋放出這股力量,供自己使用!


                ? ? 想到這里,云零還得多謝那血薇,不僅救了自己,還給自己留了這么一份大禮!


                ? ? 一時好奇,云零心神緩緩靠近氣鎖,然后引用一絲微弱的氣息去沖擊一小個點!想要嘗嘗這暗夜鬼貂的力量到底有多強。


                ? ? 嗡!


                ? ? 果然,活氣鎖沒有任何要求,云零哪怕只用了一點兒力量去沖擊,都是打開了一小個點!頓時一聲鳴動,一股磅礴的力量便是從那小個點上爆發出來。


                ? ? 雖然只是一小點,但是就這么一小點力量,就是讓得云零感覺渾身發顫,有些承受不住!


                ? ? “這就是八層天玄境的力量啊!”


                ? ? 感覺到這力量的強大,而且這力量中還夾帶這一些輕微的暗夜鬼貂的毒,云零便不敢再繼續沖擊氣鎖!不然自己鐵定爆體。


                ? ? 只是一小點就讓自己承受不住!云零現在對于八層天玄境到底有多強都是了解了幾分。雖然他之前是親眼看到暗夜鬼貂和柳魁大戰的,但是對于天玄境這種層次的戰斗他始終是不能理解,現在他才清楚天玄境到底有多恐怖。


                ? ? 自己融氣境六重和天玄境比起來,簡直滄海一粟!


                ? ? “呼!”


                ? ? 長長的吐了一口渾濁的氣體,云零緩緩睜開了眼睛!對于這暗夜鬼貂的力量有些期待起來,期待著自己能夠徹底駕馭的一天。


                ? ? 八層天玄境,倘若自己擁有這樣的實力了,遇到王煉或者北夏璃的時候,足以完全秒殺他們。


                ? ? 想到北夏璃,云零雙拳不自覺的緊握著!那個北夏帝國的公主,那個曾經欺騙自己害了自己父母的人,那個曾經和自己手拉著手百般體貼的女孩!現在,必須殺了她。


                ? ? 王煉也不例外,北夏帝國為何要殺他們一家的原因也要弄清楚。


                ? ? 翻身掠下床來,云零扛著黑骨龍槍,推門走了出去!


                ? ? 此時雖然是深夜,但是羅家依然是燈火通明。四下里一片寂靜,只有微弱的燈光。


                ? ? 瞟了一眼心兒漆黑的房間,想必她此時已經熟睡!于是云零朝著羅家外院走去。


                第九十四章

                ?誤會

                ?雖說現在已是深夜,但是羅家還是四處都有侍衛!不過云零現在這種身份,自然是可以在羅家自由進出走動的。


                ? ? 穿過后院大門,云零散心似的放慢了步伐。


                ? ? 正游走間,突然見到前方不遠處一間屋里火光通天!一時好奇,云零走了上去。


                ? ? 房門并沒有關上,可以看見,此時那屋子里一名藍裙少女盤腿而坐!淡藍色的氣息從她體內緩緩流出,然后灌進她面前的一個熔爐內。在她的催動下,整個熔爐的火焰都是變為了淡藍色。


                ? ? “鑄劍是鍛造行業中最為復雜的一類!許多鍛造師都只能鍛造出劍的形狀,卻鍛造不出劍的意念和氣息!我對鑄劍也只是略知一二,也只能夠傳授你這些,你要銘記于心,日后勤加練習!”


                ? ? 在少女身旁,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雙手負于身后,淡淡說道。


                ? ? 這二人,自然便是羅溪和她師父元虛了!看樣子元虛是在指點羅溪?


                ? ? 云零沒有想要進去打擾到他們,只是斜靠在外面石獅子上靜靜看著。羅溪鍛造天賦似乎不錯,上次在那山上可是發現了不少寶貝礦石!所以云零一時間有些好奇,她會是什么級別的鍛造師?


                ? ? 屋子里,羅溪面對著眼前的熔爐,藍色氣息不停的翻涌進去!此時她俏臉嚴峻,光潔的額頭之上也已經是香汗淋漓,貌似有些吃力。


                ? ? “形!氣!意!鑄劍最基礎的三步。假如能夠掌控好,也算得上是一名出色的鍛造師了!”元虛雙手負于身后,輕聲說道。


                ? ? 羅溪點了點腦袋,繼續操控著熔爐!


                ? ? 呼呼!


                ? ? 爐子里火焰呼嘯,不一會兒便是發出來一些異樣的波動。羅溪見狀俏臉上就是浮現出了一抹淺淺的笑容,然后趕緊控制著氣息一點點熄火。


                ? ? 隨著她的停手,熔爐里的火焰就是熄滅下去!然后她連忙開心的站起身來,想要看看這自己的成果。


                ? ? 元虛手掌輕輕一吸,熔爐之中,就是一柄三尺細劍從熔爐中飄了出來,然后懸浮在他們面前。


                ? ? “不錯!”看著面前的劍,元虛滿意的點了點頭。


                ? ? 然而羅溪感覺到這劍身上散發出來的靈氣波動時,俏臉上卻是出現的一抹沮喪:“我都融氣五重的實力了,怎么鍛造出來的東西還是靈階下等啊!”


                ? ? “呵呵!鑄劍本就是最難的鍛造,你第一次鍛造就能成功已經是值得驕傲的了。”元虛卻是笑了笑,他這徒兒,還不知道她自己有多出色啊!


                ? ? “鍛造靠的是魂源,魂源如同晶魄一般,按照常理來說只有到達玄化境之后才能修煉出來!你融氣境就能將鍛造掌控得如此微妙,就別不知足了。”元虛又接著說了一句。


                ? ? 按照正常的來說,體內出現了魂源才算是一個真正的鍛造師,羅溪沒有魂源就能做得這么好,日后前途不可估量啊。


                ? ? 聽到師父這話,羅溪臉色才稍微好看一點!對于自己鍛造方面的天賦,有時候她自己都挺自豪的。


                ? ? “進來吧!這又不是什么不能看的。”


                ? ? 就在這時,元虛淡淡的說了一句。其實從剛才,他就察覺到云零在外面的。


                ? ? 聽到師父這話,羅溪秀眉微皺,難道有人在偷看他們?


                ? ? 不過當她的目光落在屋外斜靠在石獅上的云零時,臉上的嚴肅便是消失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甜甜的微笑。


                ? ? “抱歉了,一時好奇就看了一會兒!”云零也是一笑,然后抬著步伐走進來。


                ? ? “你怎么不休息啊?都快天亮了!”羅溪連忙問道。這大半夜的云零出來晃悠什么。


                ? ? “想你睡不著唄!”云零攤了攤手,習慣性的調戲。


                ? ? “你……”看著云零那戲謔的表情,羅溪撇了撇嘴,這家伙當著自己師父的面還說這種話!


                ? ? “今天就到這兒吧!明晚再來。”


                ? ? 恰是和兩個小年輕的人也沒什么話說,元虛淡淡一笑,與云零對視了一眼,云零朝著他禮貌的抱了抱拳。隨即他便是轉身離開了去!


                ? ? “謝謝師父!”


                ? ? 羅溪不忘朝著自己師父說聲謝!她白天就在菩提學院修煉,晚上就回來讓她師父教她鍛造!一天下來倒是休息的時間都省了不少。


                ? ? “你是靈階下等鍛造師?”


                ? ? 元虛離去后,云零就好奇的朝著羅溪問道。


                ? ? “屁!有魂源才能說是鍛造師的,我只是個學徒而已!”羅溪吐了一口氣說道。


                ? ? 有了魂源才能定位是什么級別的鍛造師,沒有魂源的就算你能鍛造出東西來,也根本算不上是真正鍛造師。


                ? ? 云零點了點頭,也就是說只要是個真正的鍛造師,那就至少擁有玄化境的實力了?難怪鍛造師都這么受人歡迎!


                ? ? 能鍛造武器,又有實力,當然走到哪兒都是吃香喝辣的。


                ? ? “怎么?你對鍛造師有興趣?”羅溪大眼睛看著云零,隨即揚了揚精致的下巴,得意說道:“雖然你很特殊,融氣境就已經具備了徹徹底底的火屬性力量,但是沒有金屬性,你還是不行的!永遠都做不了鍛造師!”


                ? ? 這話倒是真的,想要成為鍛造師,就得同時 具備火土雙屬性,而云零只有火屬性,不可能做什么鍛造師的。這一點云零也很清楚!所以對于她這種調皮的打擊完全沒有在意。


                ? ? “我對鍛造師倒是沒什么興趣!不過對你……就很有興趣了。”看著羅溪那得意的樣子,云零卻是一笑,戲謔道。


                ? ? “是么?有什么興趣?”羅溪可能對于云零這些話已經聽習慣了,反過來問道。


                ? ? 但是她這話一出口,云零就是突然間上前一步,一下子將臉湊過來!羅溪都是被驚了一下,不自覺的退后小半步。


                ? ? “面對你這樣的美人胚子,你說我能有什么興趣?”


                ? ? 臉上帶著一抹壞笑,云零雙眼直視著羅溪,平淡的聲音說道。


                ? ? “我……”看著云零那近在咫尺的臉龐,而且還帶著那種三分邪氣七分正經的笑容,羅溪一時間都是說不出話來!只是感臉蛋有些發燙。


                ? ? “咳!”


                ? ? 突然這時,門口一聲輕咳,云零和羅溪同時扭過頭去,當即就是臉色大變,連忙分開。


                ? ? “爹……爹!”羅溪直接趕緊避開云零兩三米,臉蛋一陣滾燙,頭都不敢抬,略微發顫的聲音喊道。


                ? ? “羅……城主!”云零也是連忙尷尬的打了聲招呼。尼瑪這種情況居然被她爹看到,可別誤會什么啊。


                ? ? 來人正是羅獵塵,本來是想來找羅溪的,卻不巧剛好看到這樣一幕!


                ? ? 奇怪的目光看了看云零和羅溪,羅獵塵搖了搖頭,然后走進了說道:“明天黃府的人會來羅家,到時候你和人家認識認識,明天就別去學院了。”


                ? ? “黃府?”


                ? ? 聽到這個名字,羅溪本來火紅的臉蛋都是冷靜了下去,然后表情變得驚訝起來。


                ? ? 他爹以前救過的那個第十一分院的學生,就是黃氏一族的少族長!也就是說他們明天會來羅家了?


                ? ? “畢竟有求于人家,人家當然得來看看要保護的人是誰。”羅獵塵點了點頭。


                ? ? 他當初無意間救了的那個少年,來頭非常大!并非北夏大陸,而是另外一個大陸頂尖大家族的唯一傳人!后來才知道他是菩提學院第十一分院的優秀學生,所以就委托他在修羅道照顧自己女兒了。


                ? ? “好了!你也一整天沒休息了!去睡會兒吧。”隨即羅獵塵看著羅溪柔聲道。自己這女兒,他這個當爹的都沒讓她干什么,她自己卻這么努力修煉又努力學習鍛造,羅獵塵也是有些無奈。


                ? ? “嗯嗯!”


                ? ? 羅溪乖乖的點了點頭,然后目光瞟了一眼云零!連忙低著頭小跑了出去。


                ? ? “唉!”


                ? ? 看著自己女兒離去的背影,羅獵塵淡淡的吐了一口氣。他就這么一個女兒,可惜卻要送去修羅道冒那險。不過這是她的選擇,自己這個做爹的也不應該太過限制,只要盡力保護好她就行了。


                ? ? 隨著羅溪的離去,屋子里就剩下云零和羅獵塵兩個人。羅獵塵奇怪的目光轉到云零身上,然后輕聲說道:“我女兒,是個好姑娘吧?”


                ? ? 被羅獵塵這么一問,云零頓時就是有些尷尬了!這是幾個意思啊,我和你女兒可沒什么關系也沒干過什么。


                ? ? “……當然!”隨即云零點了點頭。


                ? ? “哈哈哈!你也是個好小伙啊!”


                ? ? 見云零那樣,羅獵塵突然上來拍了拍云零肩膀,然后說了一句讓得云零有些哭笑不得的話之后便是大笑著離開了。


                ? ? “我靠!”


                ? ? 看著羅獵塵離去的背影,云零有些無奈!看樣子這羅獵塵是認定自己和她女兒有那種關系了,而且好像還不怎么反對?


                ? ? 苦笑一聲,云零搖了搖頭!然后扛著黑骨龍槍也是走出了屋子。


                ? ? 偌大的羅家城主府,云零倒是從頭到尾參觀了個遍,一直到了清晨陽光從東方傾灑而來時,他才朝著自己的房間回去了。


                ? ? 現在諸葛昱的事已經解決好了,自己也沒什么理由再在外面晃了。是時候回到菩提學院,感受一下地階導師手把手輔導是什么滋味兒了。


                ? ? 時間不多,但是云零當然是想借用這最后的時間,做最后的提升的。


                第九十五章

                ?黃府的人

                ?云零倒是打算去菩提學院了,以前心兒倒是可以裝成小孩子混進去,不過現在就不行了!


                ? ? 論外貌,就心兒那種完美得無可挑剔的小臉蛋到了學院里鐵定會引來各種學生的注意!論實力,心兒六層天玄境堪比地階導師,肯定會被學院的高層所注意。


                ? ? 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心兒就住在羅家算了!反正沒幾天時間就是去總院的時候了,到時候一起去修羅大陸便是!


                ? ? 一大早,羅家就是開始忙活起來!云零清楚,這是要迎接大人物的架勢,也不知道昨天羅獵塵說的那什么黃府是什么樣的大勢力。


                ? ? 嘎吱!


                ? ? 房門輕輕拉開,一名十六歲左右的嬌俏少女肩上帶著一只黑色小松鼠走了出來!


                ? ? 沐浴著清晨那第一縷陽光,她輕輕的吸了一口早晨的清新空氣,那發育得略顯規模的小胸脯深呼吸之間,長長的伸了個懶腰,貼身長裙被陽光照得半透,剛好可以看到那窈窕玲瓏的身軀。


                ? ? “嗯?”


                ? ? 就在這時,她仿佛發現了什么,俏眉微蹙,微微側頭,便是看到云零站在不遠處的屋檐下,正盯著自己,臉上還帶著奇怪的笑容。


                ? ? “我這次沒錯吧?你自己走出來給我看的!”


                ? ? 看到心兒那眼神,云零攤了攤手,笑著說道。


                ? ? “我好像應該讓你提前明白一下天玄境的多可怕?”心兒皺著眉頭,一步步朝著云零走過去。自從在萬獸商城發生那件事之后,云零是越來越過分了!


                ? ? “呃我……已經領教過了!”


                ? ? 見心兒那略微嬌怒的可愛模樣,云零連忙干笑一聲!雖然心兒是比自己強大很多的,但要是被她一個女孩子用拳頭來教訓的話,那還真是挺丟人的。


                ? ? “我今天就去學院,你和白叔就暫時留在羅家吧,去總院的時候我通知你們。”趕緊轉移話題,云零正色道。


                ? ? “隨你便!”心兒白了云零一眼。


                ? ? “走吧!去和人家城主說一聲。”


                ? ? 隨即云零揮了揮手,要在人家這兒住一段時間,當然得打聲招呼!


                ? ? 白酒似乎早就去和羅獵塵一起迎接黃府的人了,云零和心兒便是朝著大堂的方向走去。


                ? ? ……


                ? ? 羅家大堂。


                ? ? 門外,此時正有著不少士兵把守!由于今天來的是貴客,所以羅家各方面都做的較為嚴謹!


                ? ? 寬闊華麗的大堂里,正坐著不少人,首位之上,正是羅獵塵!他此時正面帶微笑的歡迎著今天的來客。


                ? ? 左邊,坐著白酒以及幾位羅家高層還有羅溪。


                ? ? 而在右邊,則是坐著一名白衣青年,這青年看上去十七八歲,略顯貴族氣息的面容,一雙漆黑深邃的眼睛!在他身旁,站著兩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這兩名男子如同保鏢一般,只是面無表情的立在青年身后。但是羅獵塵那時不時看朝他們的目光,卻是沒有任何一絲的輕視。


                ? ? 因為他感覺到,這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都是天玄境!而且目測在五層天玄境左右。


                ? ? 光保鏢就是強大到天玄境的實力,這黃府到底是多么強大啊?此時羅獵塵心里對于黃府又更加有神秘感了。


                ? ? “許久不見,黃少族長精進了不少啊!”首位之上,羅獵塵看著那白衣少年一笑道。


                ? ? “若不是當初羅城主出手救我性命,恐怕我早已命喪黃泉,哪里會有什么精進!”


                ? ? 少年微微一笑,隨即又補了一句:“我還是喜歡羅城主稱呼我小愷!”


                ? ? “哈哈哈哈!你還是沒變啊!”看到少年臉上那熟悉的笑容,羅獵塵大笑一聲。


                ? ? “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我怎么會忘記當初羅城主的悉心照料呢?”黃愷笑了笑,當初若不是羅獵塵救他,他早就死了!所以面對羅獵塵時,他還是比較喜歡用那種平起平坐的態度。


                ? ? “這次去那菩提學院的修羅道,我的寶貝女兒,就得靠你照顧了!”羅獵塵笑了笑,道。


                ? ? “見過黃少族長!”一旁羅溪趕緊站起身來,朝著黃愷禮貌的鞠了個躬。


                ? ? “既然都是菩提學院的學生,又是羅城主的女兒,就不用這般生疏!不介意的話,叫我愷哥吧!”黃愷朝著羅溪笑了笑,對于恩人的女兒,他當然也會當恩人一樣來對待。


                ? ? “嗯!愷哥!”羅溪微笑點了點頭。


                ? ? “呵呵!那就勞煩小愷你了!”羅獵塵朝著黃愷投去謝意的眼神。


                ? ? “修羅道到底有多危險我們都不清楚,我也不過是區區玄化境后期的實力,不敢說萬無一失,但到時候我定會盡力保護好她!”黃愷點了點頭,那修羅道是個未知的地方,雖然他是玄化境的實力,但是他也知道,玄化境其實根本就不夠看。


                ? ? 聽到他居然是玄化境后期的實力,坐在一旁的羅溪等羅家的人都是大吃一驚!這么小的年齡就是玄化境而且是后期,這都足以和羅家高層比較了!不愧是超大家族培養出來的人。


                ? ? “溪兒能有個伴,我也放心多了!”羅獵塵看了看羅溪,玄化境,總比他女兒區區融氣境強大得多。


                ? ? 玄化境,在整個菩提學院第二十三分院都是不存在的,能多出這樣一份保障,羅獵塵也是稍微安心了一些。


                ? ? 羅溪也是先朝著黃愷投去一個感謝的眼神,從導師們口中就知道修羅道非常的危險,但是只有菩提學院的學生才有資格去修羅道!所以他爹就想到了黃愷。


                ? ? 能有一個玄化境的同伴,羅溪當然是非常樂意的!在她們眼里,玄化境已經是非常強大的了。


                ? ? 就在這時,門衛走進了,通報云零他們正等在外面!羅獵塵連忙示意門衛讓他們進來。


                ? ? 帶著心兒,云零一步步走了進來。云零救過羅溪,他們又是諸葛昱的恩人,所以也是羅家的貴賓,羅獵塵當然是以禮相待!另外就心兒那種小小年紀就天玄境的實力,他也得尊重一些,因為不知道她后臺會是什么人。


                ? ? 不過,就在云零和心兒走進了的那一刻!一旁坐著的黃愷看到云零時,眉頭卻是突然一皺!他身旁的兩個保鏢也是臉色微變,目光落在云零身上。


                ? ? 邊上羅溪見云零和心兒到來,悄悄朝著他們揮了揮手打招呼。


                ? ? 云零二人一笑,然后目光回到羅獵塵身上:“羅城主,打攪了!”


                ? ? “云零小友先請坐吧!”羅獵塵一笑揮了揮手,示意云零坐下。


                ? ? “不必了!我是來告別的,因為時間不多,所以我得回穆導師那兒修煉!”云零搖了搖頭,接著說道:“只是這幾天心兒就得麻煩城主府了。”


                ? ? 說話間云零看了看白酒一眼,他倒好,和羅獵塵關系搞得那么好。自己和心兒就不一樣了,要借宿都得來說一聲。


                ? ? “說的哪里話,心兒姑娘盡管當這里是家中!”羅獵塵大手一揮,這種小事他當然不介意,而且很樂意。


                ? ? “那就羅謝城主了!”云零抱拳道謝。可能是因為昨晚被他看到自己和羅溪的那一幕,現在云零覺得在羅獵塵面前都得盡量禮貌一些了。


                ? ? 說話間瞟了心兒一眼,這丫頭真是的,我是給你說話,你這什么都不管的態度算什么!好歹說聲謝謝啊。


                ? ? “謝謝羅叔!”


                ? ? 恰是明白云零的眼神,心兒噘了噘嘴,然后朝著羅獵塵笑著說了一聲。


                ? ? “哈哈哈哈!心兒丫頭客氣了。”


                ? ? 心兒的這聲羅叔卻是讓得羅獵塵大笑一聲。他倒是很喜歡心兒這種不生疏的稱呼!


                ? ? 這讓得云零頗感無奈,我特么還得禮禮貌貌的跟人家說,你們倆直接就是套近乎啊。


                ? ? “沒別的事,我就先告辭了!”


                ? ? 隨即云零抱了抱拳,心兒有著落了,自己也該去學院了!置于白酒嘛,他根本不用自己操心。


                ? ? 羅獵塵也是抱了抱拳!既然云零要去學院修煉,那他也不耽擱人家。


                ? ? 于是云零帶著心兒,看了一眼白酒和羅溪等人后,轉身離開。


                ? ? 一旁座椅上,黃愷目光一直落在云零身上,眉頭緊皺間仿佛思考著什么!就在云零二人走到門口的那一刻,他突然低吼一聲:“拿下他!”


                ? ? 唰!


                ? ? 話音剛落,他身旁一名男子就是帶著磅礴的氣勢朝著云零爆射過去!


                ? ? 見黃愷突然下命令,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云零猛然扭過頭來,便是見到那男子的手掌朝著自己喉嚨扣過來。那般強大的氣勢,他根本來不及閃躲也閃躲不開!


                ? ? 嘩!


                ? ? 身旁一陣紫氣翻涌,心兒的身形瞬間擋在云零面前,抬起小手照著那男子一掌打出去!


                ? ? 嘭!


                ? ? 兩股天玄境的氣勢碰撞,爆發出一陣蠻橫的沖擊波。


                ? ? “嗯?”


                ? ? 恰是察覺到心兒的不簡單,那男子先是驚了一下,隨即身形掠起數米于半空中猛然握拳,暗紅色氣息瘋狂的在拳頭之上匯聚。


                ? ? “這是……”看到這熟悉的氣息運轉,云零眉頭微皺!這是裂天拳?這家伙會裂天拳?


                ? ? 嗡嗡嗡!


                ? ? 男子猛然握拳,一圈圈暗紅色裂紋出現在他拳頭之上,一股毀滅性的力量從他拳頭上散發出來!轉眼間,就是出現了八圈裂紋!


                ? ? 帶著八圈裂紋的恐怖力量,男子一拳朝著心兒砸了下來。


                第九十六章?

                裂天拳的由來

                ?心兒見狀也是秀眉微蹙,紫氣如同云霧一般從體內翻涌而出,在手掌間匯聚成一朵嬌小透明的紫色蓮花!一掌迎接上去!


                ? ? 唰!嘭!


                ? ? 這時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現在他們中間,一手接住男子的八紋裂天拳,另一手接住心兒的手掌。


                ? ? 三股天玄境的氣勢肆虐而開,周圍空氣發出陣陣撕裂聲,地面已經是出現一些龜裂,隔得近的座椅都是被震得粉碎。


                ? ? 要不是羅獵塵傾力化解這種沖擊波的話,只怕周圍的人都是難以幸免。


                ? ? “小愷!這是為何?”


                ? ? 擋住心兒和黃府的男子,羅獵塵臉色凝重的看朝黃愷!為什么要對云零出手?難道他和云零有什么瓜葛不成?


                ? ? 這一切只發生在一瞬間,羅獵塵出手擋下男子和心兒后,他們也都是收手!云零和心兒都是警惕的目光看著黃愷和他的兩個隨從!


                ? ? 黃愷同樣是有些驚訝的目光看著心兒,他沒料到,這個看上去年齡和自己差不了多少的少女,居然會擋得住天玄境的強者?


                ? ? 門外羅家的守衛都是帶著武器沖進來,羅獵塵揮了揮手,他們才又退了出去。


                ? ? 大廳里一時間沉寂下去。白酒、羅溪以及所有羅家的人都是目光看著黃愷,很明顯云零根本不認識他們,他們為何要對云零出手?而且話都不說就得動手!


                ? ? 這什么黃府白酒都沒聽說過,當然不可能和云零有關系!不過剛才看到那出手的男子使用的是裂天拳時,他心里已經略微猜測到了什么。


                ? ? 云零同樣是雙眼看著黃愷,他的隨從使用的是裂天拳,所以很明顯!他們突然出手只怕和自己修煉的裂天拳有關系。


                ? ? “我且問你!你的裂天拳從何而來!”黃愷站起身來,冷漠的目光盯著云零,高聲問道。從云零剛進來的那一刻,他們就是察覺到云零的身體修煉了一種他們黃府的特有戰技,裂天拳!


                ? ? “裂天拳?”


                ? ? 羅溪和心兒聽到這話之后都是一驚,裂天拳就是云零在那火靈猿的山洞里得到的玄階中等戰技,這和黃愷有什么關系?


                ? ? “裂天拳乃我機緣巧合之下所得!與你們有何關系?”


                ? ? 見果然和裂天拳有關,云零眉頭微皺,就算這戰技和你們有關系,但是突然出手也太不尊重人了!所以一時間云零也不想給他們好臉色看。


                ? ? “哼!數年前有人偷盜我黃府戰技,逃到北夏大陸!而你剛好修煉了裂天拳,你這機緣倒真是很巧合啊!”黃愷冷哼一聲,道。


                ? ? “小愷,你們這……到底是何意思!”羅獵塵不太明白他們說什么,皺眉問道。


                ? ? “羅城主,當初我之所以流落到北夏大陸,就是因為有人盜走我黃府的戰技,我與黃府高手追殺至此,眾多高手都死于那偷盜者之手,要不是羅城主相救的話,我也是難逃一死!而他身上就有修煉過裂天拳的痕跡,只怕他和那偷盜者關系不淺。”黃愷朝著羅獵塵抱拳解釋道。


                ? ? “這……”羅獵塵明白過來,這么說是黃府的戰技被人偷了,現在云零又會那種戰技,所以他么才出手的。


                ? ? 不過一時間羅獵塵又是好奇起來,你們黃府高手都死了,那偷盜出來的戰技一定不簡單,云零區區融氣六重的人頂多就是能夠修煉靈階上等戰技!假如是區區靈階戰技的話,黃府怎么會這么在意?


                ? ? “裂天拳的確是……”


                ? ? 首位上羅溪站起身來正要說話,但是卻被云零揮手阻斷了!


                ? ? 云零回想起山洞中那斷了雙掌的人,那家伙應該就是他們所說的偷盜者了吧?而由于剛才對方不尊重的突然出手,云零沒打算現在就將偷盜者在哪兒的這件事說出來。


                ? ? “羅城主,我也不想讓你兩面為難,但是裂天拳乃是我黃府最高級戰技之一!祖上規定只允許黃氏一族的人修煉,而且當初那偷盜者殺我黃府眾多高手,所以今日,他必須留下,隨我們回府調查清楚。”黃愷朝著羅獵塵抱拳說道。羅獵塵對他有恩,他也不想讓羅獵塵為難,但實在是事關重大。


                ? ? “云零小友,你們……”羅獵塵目光轉向云零,他并不清楚云零和黃府之間是不是真的有關系。


                ? ? “你所謂的偷盜者,莫非是幾頭靈階魔獸火靈猿?”云零冷笑一聲,道:“這裂天拳我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從一頭火靈猿身上所得,你們的偷盜者與我沒有半分關系,我也不會做過多解釋!要我去你們什么黃府接受調查的話……抱歉,沒時間!”


                ? ? 云零此話半真半假,白酒和羅溪以及心兒都是知道全部事實。但是見云零如此態度,羅溪就沒有開口!剛才黃愷二話不說就動手的確是不應該,不僅不尊重云零,也不給他爹面子。


                ? ? 白酒目光看著云零,此時云零無疑心里也是有些不爽!但是白酒并沒有阻攔他做什么。有些時候,該有的傲氣還是得有的。


                ? ? 聽到云零這話,黃愷三人都是臉色微變,火靈猿?莫非是什么人把裂天拳給了靈階魔獸?


                ? ? “好!就算你與那殺我黃府高手盜我黃府戰技的人沒有關系,但是這裂天拳也不是你應該修煉的!”沉默了一下,黃愷高聲說道:“現在你有兩個選擇!一,加入我黃府,做我黃府家臣!二,死!”


                ? ? 他們黃府祖上有規定,外人一律不得修煉裂天拳,這是數百年來都沒有破壞的規矩!所以現在云零必須做個選擇。


                ? ? 黃愷此話一出,羅獵塵等人都是眉頭緊皺!這兩個選擇,似乎有點過分了。


                ? ? 任是有尊嚴之人,都絕對不可能隨隨便便就做人家臣!至于死,那也是不可能的。


                ? ? 一時間大廳里就是安靜下去。


                ? ? 云零拳頭微握,家臣?雖然我從小就生活在下流社會,但該有的傲氣還是有的!屈于人下,辦不到!死,更辦不到。


                ? ? “區區一個玄階中等戰技,就要人家拿生命或者尊嚴去換!你們什么狗屁黃府,心胸真是寬闊啊?”


                ? ? 就在云零打算開口拒絕他這兩個選擇時,身旁的心兒卻是突然開口!那語氣,根本沒有任何一點把黃愷三人放在眼里的意思。


                ? ? 她居然為自己出面!雖然這話不僅沒用反而會加大矛盾,但是云零還是朝她投去一個感謝的眼神。


                ? ? “哼!玄階中等?”


                ? ? 聽到心兒這般不把他們黃府放在眼里的話,黃愷三人都是臉色大變!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么說他們黃府。


                ? ? “裂天拳乃是我黃府特有戰技,等級從玄階下等到仙階上等共六個階級都有!而且可根據低階參悟出高階,現在他修煉的是玄階中等,難保以后就是仙階。”黃愷吸了一口氣,然后重重說道。


                ? ? 這裂天拳有些特殊,只要實力夠了,根據玄階下等都可以參悟出仙階上等來。所以云零修煉的,根本不是玄階中等,而是有潛能發展成仙階上等的高階戰技。


                ? ? 聽到他這話,云零等人都是驚了一下,唯有白酒買面色沒有多大變化!其實在云零第一次打開裂天拳圖紙的時候他就看出來了,裂天拳是一種可以提升階級的戰技!只不過當時他并沒有告訴云零。


                ? ? 羅獵塵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一邊是以后將要幫他女兒的人,一邊又是之前救了他女兒的人。


                ? ? 仙階上等,的確是他都沒見過的頂尖高階戰技,但是要云零做黃府家臣了或者直接死,那又怎么可能?


                ? ? “仙階上等那又如何?”


                ? ? 云零拳了握拳頭,然后目光直視黃愷,重重說道:“裂天拳我是修煉了,我也沒什么本事忘了它!而做你黃府家臣,我沒興趣,我的命,也不可能交給你們。”


                ? ? 云零眼神堅毅!不久我便要去菩提總院,且不說我不愿意,就算是愿意也沒那個時間。


                ? ? “這么說你是不想要這個機會了?”


                ? ? 聽到云零這話,黃愷三人都是臉色冰冷下去。讓你做家臣你不做,那就只有去取你性命了。


                ? ? “不需要。”云零重重回道。機會?我雖然不知道你黃府有多強大,但是被逼著做家臣不過是一種恥辱,哪里是什么機會。


                ? ? 雖然對方現在陣容可能很強大,但是他也不可能任人宰割。大不了不顧后果打開氣鎖和你們拼個你死我活,反正我不可能浪費時間去你們黃府!


                ? ? 黃愷目光看著云零,又看了看心兒和羅獵塵。云零修煉了他們黃府的裂天拳卻不做黃府家臣,按照黃府亙古不變的規矩,那就只有殺了他!但是現在他只帶著兩個五層天玄境的高手來,在這里動手羅獵塵也不可能坐視不管,所以今天倒是奈何不了云零。


                ? ? “你叫云零是吧!很好,我記住你了!既然給你機會你不要,那就休怪我黃府下手狠了。”黃愷微微垂首,雙眼死死的盯著云零。


                ? ? 云零也沒有退讓,與黃愷四目相對!雖然這什么黃府可能會很強大,但是要他的命或者自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 ? “今日且看在羅城主份上,饒你一命!但是你記住,我黃府的東西,外人動不得,動之……則死!”


                ? ? 揮了揮手,兩個隨從都是站到黃愷身旁。朝著云零冷冷說了一聲之后,他轉身朝著羅獵塵抱拳:“羅城主,方才冒犯之處還望見諒,實在是事關重大!”


                第九十七章?

                吳海

                因為一時間比較沖動,畢竟這裂天拳關系著他們整個黃府,所以不得已就貿然出手,這的確有些不對。


                ? ? 羅獵塵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只有淡淡的抱了抱拳。


                ? ? “羅溪在修羅道的安危我依然會盡全力負責,今日就到這里吧!羅城主,告辭。”


                ? ? 隨即黃愷收回手,今日遇到修煉裂天拳的外人有些意外,所以他不打算繼續在北夏大陸逗留!這件事,得盡快通報回去,然后讓黃府高層處理。


                ? ? 羅獵塵本想留客,但是看現在黃愷的情況也是不可能的,隨即他也只有拱了拱手:“告辭!”


                ? ? 黃愷回過頭來,目光狠狠的看了一眼云零!冷哼一聲,便是帶著兩個隨從走出大廳,縱身飛入高空去。


                ? ? 看著離去的黃愷,又看著一片狼藉的大廳!羅獵塵臉色有些沉悶。今天本來是接待黃愷的,卻沒想到會鬧得這般不愉快。


                ? ? “抱歉了!”


                ? ? 黃愷等人離去后,云零也是朝著羅獵塵歉意的抱了抱拳。他也沒料到那裂天拳居然這么有來頭,而且居然就是這黃府的戰技。現在害得人家都是出現了一些隔閡!


                ? ? “這不怪你們……”


                ? ? 羅獵塵苦笑一聲,云零和黃愷都是第一次見面,因為那什么裂天拳而鬧得不和也不是他們的意思。


                ? ? “黃府只怕比起北夏大陸任何一個勢力都要強大!你以后可得小心了。”


                ? ? 隨即羅獵塵朝著云零叮囑了一句。不管怎么說,他都不希望黃府傷害云零!但是看剛才黃愷的那架勢,他們黃府是不會放過云零的。等他回去后,一定會帶著更多的高手來追殺云零!那時候他們羅家也根本幫不了什么忙。


                ? ? “抓緊時間去學院吧!黃府再怎么強大,也不可能和菩提學院做對的!”白酒走過來朝著云零緩緩說道。既然云零修煉了裂天拳,那就是云零的,他也不希望云零根據黃府的意思來。


                ? ? 雖然黃府可能很強大,甚至比菩提學院第二十三分院還要強大,但是分院的背后是菩提總院,整個主界第二大學府,黃府自然不可能得罪。云零在學院里的話,應該是安全的。更何況現在云零是學院的重點培育對象,他的安全學院定會加倍重視。


                ? ? “對不住了,我羅家保護不了你!”羅獵塵也是朝著云零歉意說道。云零怎么說都對他們羅家有恩,理應羅家保護,可惜黃府太過強大,就算羅家整體加起來,也不可能和黃府對著干!更何況他和黃愷又有些關系。


                ? ? “羅城主言重了,怎么說都是我的錯。”云零連忙禮貌的抱拳,自己害得人家關系惡化,其實心里也是有些過意不去的。


                ? ? “哼!玄化境而已,其實我根本不需要!”這時羅溪也是抱著手臂冷哼道。


                ? ? 本來她還挺看重那黃愷的,但是他剛才突然對云零出手又說了那些話之后,她都不想讓這黃愷保護了!


                ? ? “溪兒,不得亂說!”羅獵塵看了一眼羅溪,示意她不要有這些想法,雖然只是玄化境,但是好歹也是一份保障。


                ? ? “哼!”羅溪冷哼一聲,把頭扭向一邊,反正她現在是不怎么喜歡那黃愷的了。


                ? ? “你還是躲進菩提學院吧,到時候直接去總院便是,這樣就可以躲開黃府了。”隨即羅獵塵朝著云零淡淡說道。


                ? ? 云零朝著他們點了點頭,然后抱了抱拳,便是和心兒一起,離開了羅家,朝菩提學院走去。


                ? ? “唉!”


                ? ? 看著離去的云零,羅獵塵只有無力的搖頭,這件事,不是他可以左右的。希望云零能夠安然無恙吧!看剛才黃愷那架勢,可是真的要置云零于死地的。


                ? ? ……


                ? ? 菩提城外,高空中,三道人影飛過!是一名白衣青年和兩個中年男子。正是剛剛離開菩提城的黃愷三人。


                ? ? “少族長,剛才那小子有些不對勁!”這時,一名男子突然朝著黃愷說道。


                ? ? “身邊能有個小小年紀就天玄境的少女,當然不對勁!”黃愷冷聲道,剛才云零拒絕加入他們黃府也是讓他心里有些不爽。


                ? ? 想他們黃府如此龐大高貴的一個家族,居然有人如此不給面子。


                ? ? “不!我是說他的身體。”然而男子卻是搖了搖頭。


                ? ? “哦?如何不對勁?”黃愷皺眉道。


                ? ? “他得到的是玄階中等裂天拳,但是他區區融氣境六重的實力竟然可以修煉,這一點就不太尋常。再有,就算他能修煉,但是頂多就是能夠發揮三圈裂紋的力量,但是他的身體,卻是有著運轉過四圈裂紋的痕跡。”男子重重說道。


                ? ? 能夠憑借融氣境修煉玄階中等戰技這一點就不簡單!更不簡單的是,他居然使用到了四圈裂紋。按照常理來說,玄階中等的裂天拳要運轉到四圈裂紋,至少需要化境的實力才對。


                ? ? “四圈?”


                ? ? 黃愷聽了臉色微變,他的實力雖然也能看出云零修煉過裂天拳,但是還看不出運轉過幾圈,沒想到居然可以達到四圈,云零區區融氣境的實力是怎么辦到的?


                ? ? “先回去,總之必須裁決他!”


                ? ? 隨即黃愷也沒有多想,三人就緒朝著北夏大陸南境飛去。


                ? ? 北夏大陸南境,有一道由北夏大陸多名頂尖強者合力建造的傳送門,可以傳送到北夏大陸附近的幾個大陸!他們到了那里后,就能夠直接利用傳送門回到黃府,然后帶著更強大的高手回來解決云零。


                ? ? ……


                ? ? 菩提城,菩提學院大門處,走來一對少男少女。男的一聲簡單布衣,扛著一柄黑色長槍!女的則是一身清純秀氣的長裙,在她香肩上,還帶著一只黑色小松鼠。


                ? ? “剛才多謝了!”


                ? ? 看著就要到學院了,云零朝著心兒輕聲說了一句。要不是有心兒在的話,剛才他可擋不住黃府那突然出手的家伙。


                ? ? “不需要!”心兒瞥了云零一眼。這些所謂禮貌的話,有時候她并不怎么喜歡聽。


                ? ? “好了,過幾天才能見面了!”


                ? ? 走到學院門口,云零長長吸了一口氣,再次看了看心兒那精致迷人的小臉,然后朝著她肩上的小幽揮了揮手:“走吧小幽。”


                ? ? 但是云零這話卻是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心兒肩上的小幽看到云零招手時,甚至直接朝著心兒雪白的脖子貼上去,一副不想跟著云零的樣子。


                ? ? “呃…好吧!”


                ? ? 見小幽那樣,云零苦笑一聲,明明我才是主人,現在好了,完完全全成心兒的了。


                ? ? “走咯,你回去吧!”


                ? ? 隨即云零朝著心兒笑了笑,扛起黑色長槍,便是朝著菩提學院的大門走進去。


                ? ? 一直目送著云零走進學院,心兒才收回目光,輕輕摸了摸肩上的小幽,她也是轉身朝著羅家回去。


                ? ? ……


                ? ? 菩提學院,內部。


                ? ? 一如既往的熱鬧,少男少女來來往往,各方面都散發著學院特有的青春氣息!


                ? ? 雖然院賽已經過去半個月了,但是云零在人們心中留下的震撼仿佛還是沒有平淡下去,所以剛走進學院,就是引來了各種各樣的目光!


                ? ? 對于這些目光,云零還是沒有怎么在意,只是依然扛著黑骨龍槍,朝朱雀殿走去。


                ? ? 穿過龐大的殿堂,一直來到第五層,云零徑直走向穆秋雅的那間屋子,不過這次卻是沒有看到穆秋雅,屋子里古老的木桌前,坐著的是一名三四十歲的黑衫男子。正輕輕抿著手里的茶杯!


                ? ? 站在門口,云零有些疑惑,這不是穆導師專用室么?這家伙是誰,怎么會在這兒?


                ? ? “云零是么?”


                ? ? 那男子仿佛早就察覺到云零的到來,平淡的聲音響起。


                ? ? “敢問您是……”


                ? ? 云零目光好恰看著那黑衫男子,既然能夠這樣大搖大擺的坐在這兒,那應該也是學院的高層吧?


                ? ? “我是朱雀殿地階導師,吳海!會在剩下這幾天時間里配合穆秋雅導師輔助你!”


                ? ? 男子一笑端著茶杯走過來,目光在云零身上打量,仿佛是在勘察云零的身體。


                ? ? “見過吳導師!”云零連忙抱拳鞠躬。這才回想起前二十的學生將在最后的時間里每人分配兩個地階導師。


                ? ? “怎么回事?”


                ? ? 目光盯著云零,突然吳海仿佛察覺到了什么,突然上前一步手掌按在云零肩膀,一股溫和的氣息涌入云零體內。


                ? ? 因為是地階導師,所以云零也沒有什么反抗!這導師好像是在觀察自己的身體。


                ? ? “怎么會有這么強大的氣鎖?”


                ? ? 吳海氣息涌入云零身體后,當即臉色上了就是發生了一些變化!他感覺到云零體內有一道強大的氣鎖。這氣鎖的強大程度,恐怕已經是達到了準仙階的層次,云零區區融氣境的實力,體內怎么會有準仙階氣鎖?


                ? ? “等等……”


                ? ? 緊接著他仿佛又是察覺到了什么,閉上眼睛在云零體內一陣感應后,表情又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 ? 因為他察覺到,云零體內的氣鎖,并沒有封印云零的身體,而是封印著另外一股強大的力量,那股力量,強大到了八層天玄境的地步。


                ? ? “呵呵!果然有意思啊!”


                ? ? 隨即吳海輕聲一笑收回手來,聽穆秋雅和二長老說云零不普通,現在看來,不是一般的不普通啊。


                第九十八章?

                練氣閣

                “呵呵,天玄境的力量啊!你隱藏了什么?”


                ? ? 目光看著云零,吳海淡淡一笑。云零體內居然鎖著八層天玄境的力量?真不知道這小子是怎么回事。


                ? ? “只是一股不屬于自己的的力量!得高人相助,因禍得福與罷了。”云零干笑一聲回道。


                ? ? 要不是有血薇相助的話,自己現在恐怕都死了,更別說能夠得到暗夜鬼貂的力量。


                ? ? “能夠打造出準仙階的活氣鎖,你所謂的高人,不簡單啊。”吳海輕輕抿了一口手里的茶。


                ? ? 氣鎖師,本就是一種極其罕見的職業,強大到準仙階級別的氣鎖師,那更是難得一見!云零遇見的,一定是個有來頭的高人。


                ? ? 云零淡淡一笑,人家可是日月神宗的大長老,整個北夏大陸最頂尖的存在,當然不簡單。


                ? ? “穆導師說這幾天你會回來,所以讓我在這兒等著你,然后給你安排一下這幾天的修煉。她現在……閉關去了!可能明天才能出關。”


                ? ? 隨即吳海輕輕說道,穆秋雅已經猜測到云零會在這兩天回來,所以就讓他在這兒等著了。


                ? ? “呃……讓吳導師久等了。”


                ? ? 聽到吳海這話,云零連忙干笑一聲抱了抱拳,何德何能啊,居然讓人家等自己。


                ? ? “反正我也沒地方去!”吳海卻是無所謂的攤了攤手。


                ? ? “我和穆導師已經安排好了,接下來得對你進行最嚴厲的輔導!所以你這幾天的時間,都得在練氣閣里度過。”


                ? ? 接著吳海直入正題,時間不多,抓緊時間修煉才是王道。


                ? ? “練氣閣?”


                ? ? 云零微微吃驚,菩提學院四大殿各自都有一個練氣閣,那地方他以前可從來沒去過。


                ? ? “因為時間不多,如果想在這么短的時間里有所提升,練氣閣是最好的地方!所以你除了吃喝拉撒的時間以外,都得在練氣閣度過。”吳海點了點頭,這可是穆秋雅的意思。


                ? ? “穆導師也是為你各方面考慮,練氣閣有高階武侍軍把守!所以不僅是個修煉的好地方!”隨即吳海又是加了一句。


                ? ? 他這話云零自然是聽得懂的。因為王煉,所以自己在學院里并不怎么安全,如果是在練氣閣的話,就可以修煉的同時躲開王煉,一舉兩得。


                ? ? “好了,我先帶你去見識一下練氣閣!”


                ? ? 看著云零,吳海又是一笑,云零和王煉有矛盾他也是知道的!云零之前在學院是個什么樣的學生他也是知道的。


                ? ? 點了點頭,云零便是在吳海的帶領下,朝著朱雀殿第二層走去。


                ? ? 四大殿的結構都是一樣,第二層是練氣閣。


                ? ? 寬闊的過道,云零扛著黑骨龍槍跟在吳海身后,這第二層看上去比較正規,都是一間間三四米寬的練氣閣,從外到里,分為九個區域,每個區域對應一到九的等級編號。


                ? ? 此時正有幾個學生從練氣閣里鉆出來,也有一些學生剛剛鉆進練氣閣去。在見到吳海時,一些認識他的學生都是連忙打招呼,同時好奇的目光看了云零一眼!


                ? ? 每間練氣閣都有一名武侍軍把守著,這些武侍軍穿著和平常見到的那些不一樣,很明顯,這里的都是高階武侍軍。看樣子學院對于練氣閣的重視程度還不低。


                ? ? 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來講,練氣閣比三樓四樓的武器閣和功法戰技閣還要重要一些,因為在這里修煉,能夠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也算得上是學院的一片修煉圣地。


                ? ? “練氣閣是院長和副院長以及八大長老聯合建造的,里面能量充裕,但同時也有一定的壓力!等級越高,能量和壓力都會越大。”吳海邊走變解釋。


                ? ? 云零點頭,他也是第一次來這兒,一時間不免好奇!這里等級不一的練氣閣一共一百來個,好像越高級的數量就越少。可能是高級的練氣閣沒多少人可以進去修煉吧?


                ? ? “以你融氣境六重的實力,在六級練氣閣應該是最合適的!”


                ? ? 吳海帶著云零走到六級練氣閣的區域,然后朝著一間練氣閣的武侍軍打了聲招呼,那武侍軍點了點頭,轉身拉開練氣閣那奇怪的鐵門。


                ? ? 云零目光朝著里面看去,當即就是驚了一下, 因為這練氣閣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這練氣閣里,除了淡藍色的液體之外,什么都沒有。


                ? ? 整個練氣閣里,都是充滿了這種淡藍色的液體,而且就算打開門這些液體都沒有流出來,整個練氣閣里如同布丁一般!有些奇幻。


                ? ? “去試試?”吳海沖著云零一笑,他也知道云零是第一次來這里。


                ? ? 云零點了點頭,然后 握著黑骨龍槍上前一步,先是將手伸進去感覺了一下練氣閣里面的奇異液體,然后整個人走了進去。


                ? ? 嗡!


                ? ? 踏進練氣閣的那一刻,云零只感覺一聲嗡鳴,然后感覺整個人仿佛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 ? 周圍一片淡藍色,沒有空氣,只有無盡的藍色液體!


                ? ? 但是讓得云零在意的并不是這些,而是這液體里,充斥著一股強大飽和的能量,這些能量在接觸到云零的那一刻,就是盡數的朝著云零身體鉆進來!


                ? ? “果然是個好地方!”云零心里稍微贊嘆。


                ? ? 這種環境他似曾相識,在諸葛劍爐底下的巖漿世界里也是這種情況!不同的是,那諸葛劍爐越往下靈氣越旺盛,而且巖漿溫度和壓力也會越高!而這練氣閣里,是均衡的能量和壓力。


                ? ? 感覺到周圍液體中的壓力,云零先是閉上眼睛,然后就是原地坐下,開始吸納起來。


                ? ? 一邊吸納著練氣閣里面的能量,一邊又承受著一股不小的靈氣壓力,這種修煉法在提升實力的同時也是提升了肉體的強悍。這練氣閣的設定,倒是很適合學生修煉。


                ? ? 在里面雙眼緊閉承受了大約十來分鐘,云零便是睜開眼睛,然后嘴角微微一掀,站起身來走出了練氣閣。


                ? ? 走出布丁一般的練氣閣,云零的身上出奇的并沒有粘上任何液體!


                ? ? “如何?”


                ? ? 云零剛一出來,吳海就是連忙笑著問道。


                ? ? “是個好地方,可惜這壓力!”云零搖了搖頭,剛才他在里面已經做了十來分鐘,的確對自己很有幫助。可惜里面的壓力并不適合自己。


                ? ? “六級的練氣閣壓力的確有些大,如果你不適應的話,也可以轉到五級的。”吳海淡淡一笑。


                ? ? “呃……我的意思是,這壓力有點小了。”


                ? ? 然而吳海以為云零是承受不住六級練氣閣的壓力時,云零卻是說了句讓得他驚訝的話。


                ? ? 不僅吳海,就連一旁的那高階武侍軍都是朝著云零投來訝異的眼神!


                ? ? 憑云零區區融氣六重的實力,能在第六層已經是不錯了,他居然說壓力小?


                ? ? “吳導師說越高級的練氣閣能量會越大,所以我想……去七級的試試!”云零一笑說道。


                ? ? 的確六級練氣閣里面能量已經是非常的濃郁了,但是可能是因為自己身體較之常人必將強悍的原因吧,所以云零覺得六級還不是自己的極限。就六級這樣的壓力,對于自己并沒有太大作用。


                ? ? “呵呵!果然有意思。”吳海忍不住笑了笑,果然云零和穆秋雅說的一樣,不能和普通人比啊!


                ? ? 吳海身為高階導師,對于練氣閣當然是非常了解的,六重融氣境的實力按理說在六級練氣閣就是最合適的,看來云零不能用常理來思考啊。


                ? ? “好!你先去試試,如果承受不住的話,不要逞強!”


                ? ? 隨即吳海點了點頭,既然云零這樣要求的話,那就讓他去試試!練氣閣每高一級,壓力就會成倍提升,不知道云零能否承受得住這七級練氣閣。


                ? ? 兩人繼續朝里走,來到七級的練氣閣區域。吳海朝著那武侍軍使了個眼神,他便是將練氣閣大門打開。


                ? ? 七級練氣閣,和六級比起來有明顯的不同,同樣是一間充滿液體的房間,但是七級的明顯就要比六級的濃郁多了。


                ? ? “去吧!”吳海揮了揮手。


                ? ? 云零點頭,面對著七級練氣閣大門,正要進去,突然不遠處八級練氣閣的大門打開!里面走出來一名十八歲左右的青年。


                ? ? 眼角余光注意到那熟悉的身影,云零忍不住扭過頭去,隨即臉色就是冰冷下去!一股淡淡的殺氣從眼神中迸射出來。


                ? ? 此人正是王煉。似乎王煉也是察覺到了云零的眼神,當即也是目光看過來,云零這家伙一直不見蹤影,現在終于舍得出現了?


                ? ? “嗯?”


                ? ? 但是就當王煉的目光鎖定云零時,眉頭就是微微一皺。因為他發現,云零的實力,居然上升到了六重融氣境的地步?


                ? ? 當初在院賽時,記得云零還是融氣一重的,怎么一個月不到他就有了這般突破?一時間王煉都是有些被云零現在是氣場所震撼到!二十來天從一重提升到五重,這樣的速度簡直聞所未聞。


                ? ? 當然,王煉也不會傻到認為云零真的就是正常的修煉,恐怕他是走了什么特殊的道路吧?


                ? ? 嘴角微微一掀,王煉邁著步伐,和另外一名剛才就一直在外面等著他的學生朝著云零走過來。


                第九十九章

                ?七級

                吳海也是注意到云零那帶著殺意的眼神,目光看過去,當即臉色也是微微一正。


                ? ? 雖然他們都不知道云零和王煉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也能略微猜測到一些的。


                ? ? 王煉和他的那同伙走過來,并沒有說什么,只是走到云零身旁時,冷冷一笑!然后與云零擦肩而過。


                ? ? 云零也沒有說話,只是陰沉著臉!握著黑骨龍槍的手掌發出陣陣聲響。


                ? ? 當王煉的臉出現在視線中時,云零就是掩蓋不住哪種殺意!要不是還有點兒理性的話,云零現在就想打開體內的活氣鎖釋放出暗夜鬼貂的力量然后將王煉碎尸萬段。


                ? ? 輕輕哼了一聲,王煉便是走出了練氣閣大門。他當然也是想解決云零的,但是有高階武侍軍和導師在,他當然出不了手。


                ? ? “你們學生之間的恩怨我們做導師的不好干涉!不過想要打敗自己的對手,就得擁有足夠的實力,努力吧。”吳海上來輕輕拍了拍云零肩膀,雖然他們導師是中立的,但是誰都會偏愛一點自己的學生一點的。


                ? ? 云零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然后轉身朝著七級練氣閣鉆了進去…


                ? ? 朱雀殿大門口,走出來兩名青年。正是剛才的王煉二人!


                ? ? “少將軍,那小有些不對勁,要不找個機會將他做掉!”


                ? ? 王煉身旁,那青年對著王煉說道。


                ? ? “他也是要去菩提總院的,現在得到了學院高層的重視,如果他是在學院里出了什么事,再傻的都知道和我有關系,所以……就讓他多活一陣子吧。”王煉搖了搖頭。


                ? ? 要是以前的話,悄悄找人做了云零想必都不會有什么人在意,但是現在云零是要去總院的人,得到了學院的最高重視,另外學院的高層幾乎都知道他和云零的關系不好,這種情況下要是云零出事,學院定會查到他頭上。所以就先放過云零吧!


                ? ? 說話間王煉也是眉頭微皺,短短時間就從融氣境一重飛到六重!現在他都開始有點覺得,云零是個不小的腫瘤了。


                ? ? ……


                ? ? 七級練氣閣里,云零剛一踏進去,就是感覺一股濃郁的能量夾帶著恐怖的壓力彌漫全身,讓得他都是稍微頓了一下,連忙穩住氣息,抵抗著這股不小的壓力。


                ? ? 這第七層果然不是第六層可以比較的!


                ? ? 感覺到這不小的壓力,云零心中驚訝,同時又有些好奇,連七級都這樣看了,不知道后面的八級和九級練氣閣是個什么樣子?


                ? ? 隨即云零不再多想,閉上眼睛,開始吸納起來。


                ? ? 練氣閣外,吳海靜靜看著里面的云零。隨即淡淡一笑!果然,他承受得住七級練氣閣的壓力!這樣也好,練氣閣越高級,修煉起來速度會越快。


                ? ? 在練氣閣能有多大的修煉功效,全看修煉者能多吃苦。


                ? ? ……


                ? ? 菩提學院。夜晚,當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回去休息的休息、玩樂的玩樂時。朱雀殿第二層,此時比起白天時安靜了許多,走廊里幾乎看不到任何學生的身影,只有一些武侍軍如同堅韌石像一般守在各個練氣閣的門口。


                ? ? 就在這時,七級練氣閣區域,一間練氣閣的門打開!然后一道人影無力的從里面爬了出來。


                ? ? 正是云零,此時他看上去似乎累得不行。


                ? ? “呼……”


                ? ? 剛從里面爬出來,云零就是一陣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在里面的時候還好,爬出來后,突然間的放松就是讓得云零的汗水不停的從皮膚氣孔冒出來,轉眼間就是浸透了衣服。


                ? ? 嘴角掛起一抹瘋狂笑,云零扶著黑骨龍槍,勉強站起身來。


                ? ? 從中午進去之后他就是一直沒有出來,在這里面雖然能夠得到很大的能量沐浴,但是那壓力,真不是鬧著玩的!從中午就堅持到現在,搞得云零有些虛脫。


                ? ? 這間練氣閣的那武侍軍都是忍不住目光看著云零,這小子融氣六重的實力居然可以在七級練氣閣修煉,而且直接待了四五個時辰,這樣的學生他都是第一次見。


                ? ? 大口大口的呼吸著,云零看著這間練氣閣,然后朝著那武侍軍一笑!今天就到這里吧,先休息一下,再繼續下去他可真爬不起來了。


                ? ? 那武侍軍點了點頭,然后轉身把門關上。


                ? ? 云零朝著他微微一笑之后,扛起黑骨龍槍,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 ? 能夠在練氣閣拼命修煉到這么晚的學生也是少見,所以云零一時間也是引來了這里不少高階武侍軍的目光!


                ? ? 走出朱雀殿后,云零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勉強讓得身體輕松了一些。那練氣閣里的壓力有些大,但是不得不說,對于修煉有著很好的幫助!半天下來,云零雖然也累了,但是也能察覺到,自己的身體較之進去之前,是要強悍那么一點的。


                ? ? 以前由于自己實力太弱,根本沒來過練氣閣這種好地方,倒是有些可惜啊!應該早點來這兒的。


                ? ? 目光看著偌大的學府,云零并沒有打算離開這里。為了自己的安全考慮,他的確不能隨便落單!特別是在人少的時候。在朱雀殿這里的話,自然不會有人敢對他出手。


                ? ? 王煉背后是北夏帝國,想必自己還活著的事也已經傳到北夏帝國內部!所以北夏帝國不會放過自己。在學院,光憑王煉一個人云零不拼命就不可能對付,更何況他身為北夏帝國大將軍之子,手下一定也是人多勢眾!所以云零也打算遵從穆秋雅的安排,這幾天,就在練氣閣度過。


                ? ? 長長的吸了一口氣,云零后腿一彈,凌風臂朝下扇動,幾個連躍!從朱雀殿下來到朱雀殿頂端。


                ? ? 朱雀殿之高大,除了虛天殿和虛天塔外,算是整個菩提城最突出的了,由于菩提城是一座平坦地勢上的城池,所以站在這里,直接就是可以看到整個菩提城的景色。


                ? ? 晴朗的夜空之下,整個龐大的菩提城如同地面的另一片星空一般,發著星星點點的燈火光芒!各大勢力院府都能在這里看見,其中最起眼的就是遠處城中心的羅家。


                ? ? 掃視了一眼整個菩提城之后,云零收回了目光!接著俯視著菩提學院。


                ? ? 雖然已經是夜晚,但是學院還是異常的活潑,少年少女嬉笑聲此起彼伏!


                ? ? 對于菩提學院,云零并沒有任何值得留戀的回憶!在遇到北夏璃之前,他一直默默無聞。而在遇到北夏璃之后,整個學院超過一半的人都認識了他,但是這種認識,卻給他帶來了恥辱,欺凌!本來他是不在意這些欺辱的,一開始想著的就是努力修煉,然后讓所有人都認可他和北夏璃在一起。


                ? ? 直到北夏璃利用他找到自己父母,然后帶人奪走了那兩個在自己心中最重要之人的性命。


                ? ? 想到這里,云零的拳頭就忍不住握得嘎吱作響,指甲深陷處手掌都是有些泛白。


                ? ? 枉自己對她用心,卻不料她裝得如此之深!


                ? ? 緊握的拳頭緩緩松開,云零長長吐了一口氣,強忍著心里的仇恨和殺意!北夏璃之前是融氣九重的實力,按照她的天賦,現在應該是化境了吧?倘若沒有王煉和她背后的北夏帝國,自己現在使用龍極爆的話應該是有能力和她一拼的。


                ? ? 云零看著自己手掌,六重融氣境之后,就沒有同時使用過龍極爆和裂天拳!現在不知道能把裂天拳的威力發揮到什么地步!


                ? ? 想到裂天拳,云零又是回想起今天的黃愷來,他們黃府的人似乎特別重視這裂天拳啊。


                ? ? 但是自己既然已經修煉了,那就是想忘也忘不掉的,所以不得不違背黃府的規矩。


                ? ? 嘴角微掀,云零盤腿坐于朱雀殿頂端,體內運轉起裂天拳來。


                ? ? ?


                ? ? 聽黃愷說,裂天拳有從玄階下等到仙階上等六個階級,而且可根據低階參悟出高階!也不知道該怎么做才能提升。


                ? ? 暗紅色靈氣從體內流淌出來,緩緩在拳頭匯聚!由于云零并沒有要出擊,只是單純的運轉戰技,所以并沒有出現裂紋。


                ? ? 數十秒鐘過去,云零身上呼嘯著的暗紅色氣息就是變得有些停滯起來,此時的云零也是眉頭緊皺,豆大的汗珠出現在額頭上。


                ? ? 又是強行運轉了一分鐘左右,云零嘆了一口氣,然后停了下來。


                ? ? “還是不行啊!”


                ? ? 云零苦笑一聲,始終是玄階中等戰技,自己越往深處運轉,自己的氣就越發難以駕馭!看來想要嘗試提升裂天拳階級得等到自己能夠完完全全運轉出九圈裂紋的時候啊。


                ? ? “呼!”


                ? ?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云零收起了在裂天拳上下功夫的心思。


                ? ? 突然這時,云零注意到三道熟悉的身影從朱雀殿外不遠處的廣場上走過,一興起,云零站起身來,嘴角微微一掀!目光鎖定那三人,手中的黑骨龍槍帶著一股火紅的靈氣猛然擲出去!然后縱身從朱雀殿頂端一點點掠下去…


                ? ? 下方廣場,那三人緩緩離開人群,正打算回自己睡處去!


                ? ? 咻!鐺!


                ? ? 突然這時,一陣破風聲響起,然后一柄黑色長槍帶著一陣陣火紅的靈氣猛然插在他們面前!


                ? ? 石板地面出現一些裂紋,他們頓時被嚇得趕緊停下,目光朝著周圍警惕的看去!


                第一百章?

                不停息苦修(求收藏)

                ?這三人正是李石坤三個,本來他們是剛好趁著夜色和一些女同學戲耍了一番之后打算回去休息的,卻沒想到突然一柄黑色長槍射過來,而且這黑色長槍里蘊含的力量還不小,要剛才是射在他們身上的話只怕他們都命喪黃泉了。


                ? ? 一時間三人都是有些驚恐起來,莫非有人想在學院里對他們干什么?


                ? ? “這長槍是……”


                ? ? 就在他們在周圍沒有看到什么可疑人的時候,他們的目光回到黑骨龍槍身上,當即本就難看的臉色又是發生了一些變化!


                ? ? 因為這黑色長槍他們認識,是云零的!那個他們以前沒少欺負,現在卻是他們望塵莫及的云零。


                ? ? 三人對視一眼,都是從各自的眼神中看出了恐懼,不會是……云零回來找他們麻煩了吧?


                ? ? “今天玩得挺開心吧?”


                ? ? 就在這時,身后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聽到這聲音后,李石坤三人都是身體一頓,然后機械似的一點點回過頭來!


                ? ? 當看到那從朱雀殿前一點點走過來的云零時,他們心里都是一沉!果然,果然是云零來找他們了。以前他們可沒少打壓云零,現在云零有足夠的實力了,人家回頭報仇,他們可無法和現在的云零對著干。


                ? ? 嘴角掛著一抹奇怪的笑容,云零一步步朝著他們走過去。


                ? ? 李石坤三人算是以前欺辱他最多的了,所以剛才云零見到他們的時候就是一時間心里有些癢癢,想要找他們仨玩玩兒。


                ? ? “云……云零!”


                ? ? 看著云零一步步的走過來,臉上還帶著那種笑容,李石坤三人頓時就是忍不住朝后退了幾步,一時間都是害怕起來,不知道云零想干什么。


                ? ? 云零可是能夠打敗第二十的段雨候,而且敢挑戰王煉的人!現在要是打起來的話,他們可完全不是對手啊。


                ? ? “埃?你們不是那什么見我就打的么?來吧來吧,我還是和以前一樣,不躲,和你們拼命!”


                ? ? 云零上去抽出地上的黑骨龍槍抗在肩上,然后對著李石坤三人淡淡說道。


                ? ? 他這話,卻是讓得李石坤三人都是嘴角一抽,尼瑪你現在這種實力,我們還怎么敢打你?


                ? ? “云零!以前……是我們的不對,我們不該阻止你和北夏璃!是我們錯了。你和北夏璃其實是天生絕配,我們……”


                ? ? “閉嘴!”


                ? ? 李石坤硬著頭皮本想夸贊云零一番,說明一下云零和北夏璃在一起他們不會有任何意見,但是他這話反而讓得云零臉色突然間冷了下去。


                ? ? “我說過,我和她沒有半分關系!”


                ? ? 冰冷的目光看著李石坤三人,云零狠狠道。


                ? ? 李石坤三人這才回想起在妖花樓那次,云零說過他已經和北夏璃沒關系了。


                ? ? “是是是!你們沒有關系,我的錯,我的錯!”


                ? ? 李石坤連連應聲。現在生怕有一點得罪云零。


                ? ? “你們給我去查一些東西,三天之內給我結果!愿意么?”


                ? ? 本想好好教訓一番他們的,但是提到北夏璃之后云零便是沒了那種心思!隨即冷聲道。


                ? ? “愿意愿意,只要你不計前嫌,我們干什么都可以。”李石坤三人連忙點頭,云零現在可是菩提學院特殊的主戰神,而且本身實力也是學院拔尖,他們可不敢違抗。


                ? ? 要是云零真的要對他們做點什么的話看,只怕他們在這菩提學院就待不下去了。所以云零能不記仇當然是好,要是能夠化敵為友那就更好了!所以如果云零有什么要求的話,他們不會拒絕也不敢拒絕。


                ? ? “你們去幫我查清楚,菩提學院前二十的學生中,有哪些是來自北夏帝國的。”


                ? ? 看著李石坤三人那唯唯諾諾的樣子,云零接著說道。他們比自己進入菩提學院的時間早兩三年,所以對于這些應該比較清楚。


                ? ? “這……”


                ? ? 聽到是調查北夏帝國來的學生,李石坤三人都是又驚訝又好奇,云零調查這些干什么?


                ? ? “好!我們三天之內,一定給你弄清楚前二十有哪幾個是北夏帝國來的。”


                ? ? 隨即他們也沒有多想,這也不是什么難事。


                ? ? “查清楚了就弄成一份資料,到朱雀殿七級練氣閣區域找我。”


                ? ? 隨即云零不再多說,留了一句之后就是扛著黑骨龍槍,轉身朝著朱雀殿走了過去。留下一臉驚駭的李石坤三人!


                ? ? “七……七級?”


                ? ? 李石坤三人愣在原地,被云零的這話給鎮住了。他們加入菩提學院也三四年了,對于練氣閣都是有一些了解的,雖然他們只進過一級的練氣閣,但是他們也知道后面的高級練氣閣有多恐怖。


                ? ? 七級的話,最起碼也得擁有九重融氣境的實力吧?院賽后他們都打聽得知,云零是融氣一重的實力!他怎么可以進七級練氣閣?難道他這么短的時間里實力會飛到九重?


                ? ? 一時間他們對云零就是又驚又奇,云零實力短時間提升這么多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又憑什么可以進入練氣閣去?


                ? ? 對視幾眼,李石坤三人都是看出相互之間的驚訝!一直到云零走進了朱雀殿,他們才回過神來,緩緩離開了這里…


                ? ? ……


                ? ? 回到朱雀殿第二層,云零又走到之前自己的那個練氣閣。


                ? ? “呼!”


                ? ? 看著練氣閣大門,云零長長吐了一口氣。雖然身體都還有些隱隱作痛,但是他還是打算繼續進入七級練氣閣修煉,他不想浪費任何時間,只要能抗,就盡量抗。


                ? ? “小子,別太拼了!留下隱患可后悔莫及。”


                ? ? 這間練氣閣的武侍軍見云零剛離開不久又回來,都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努力修煉沒有錯,但是也需要一定的休息!不然要是身體受到重創留下什么內患那可得不償失了。


                ? ? “多謝提醒!”


                ? ? 云零拱了拱手,這一點他當然也是知道的!但是現在這樣,還不是自己的極限,他還能更加刻苦。


                ? ? 見云零那樣,那高階武侍軍淡淡笑了笑,這樣不怕吃苦的學生,他都很少遇見!所以一時間也有些看重云零起來。


                ? ? 隨即他轉身打開練氣閣的大門。


                ? ? 云零對著他輕輕一笑,然后扛著黑骨龍槍,長長吸了一口氣之后,再次走了進去。


                ? ? ……


                ? ? 又是兩三個時辰過去,云零便是從里面出來休息,然后一會兒之后又是進去!如此周而復始,云零愣是沒有浪費任何時間,看得周圍的武侍軍都是有些咂舌!


                ? ? 這小子,不是一般的刻苦啊!


                ? ? 但是當他們認為云零已經是夠刻苦的時候,云零卻是突然靈光一現,然后目光鎖定前面更低級的練氣閣,嘴角微笑,每次從七級練氣閣出來之后,休息的時間就是在低級的練氣閣里度過!


                ? ? 低級練氣閣的壓力云零幾乎可以忽略,所以在里面直接可以放松身體來休息,同時吸納里面的靈氣,這樣一來就是一舉兩得。


                ? ? 這又是讓得那些武侍軍都是無話可說了,這小子,連休息的時間都給用上了…


                ? ? ……


                ? ? 次日,天剛剛亮,灰蒙蒙的陽光從東方映入走廊,給朱雀殿的帶來了一些光亮。


                ? ? 七級練氣閣里,云零又一次走了出來,然后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 ? 雙手撐著膝蓋,云零雖然已經累得不行,但是心里卻沒有多少要停下來的意思!他總是覺得,自己還可以繼續挺。


                ? ? “你不會是真在這兒過了一晚上吧?”


                ? ? 就在這時,走廊口一男一女兩道人影走了過來。男的是一名三四十歲的黑衫男子,正是吳海。女的則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年輕女子,穿著一身顯身材的緊身綠裙,一雙奇異的晶綠色眼眸,自然就是穆秋雅了。


                ? ? 見云零剛從練氣閣里出來,吳海就是有些驚訝,這小子真這么拼啊?


                ? ? “吳導師,穆導……穆姐!”見他們二人到來,云零連忙打招呼。


                ? ? “說了讓你在這兒修煉,可不是要你不要命的干!”


                ? ? 吳海上前就是抓起云零手腕,想要看看云零在七級練氣閣里堅持了一晚上身體有沒有被傷到。


                ? ? 但是他卻是驚奇的發現,云零的身體并沒有出現任何負荷,反而比起昨天的時候,稍微強悍了一些。


                ? ? “不錯啊!不僅越級修煉,身體還這么強悍。”


                ? ? 松開云零手腕,吳海忍不住贊嘆。融氣六重居然在七級練氣閣這么久都沒事,云零的身體不是一般的強悍啊。


                ? ? “你體內……”


                ? ? 就在這時,穆秋雅仿佛感覺到了什么,柳眉微蹙,上前一步就是抓起云零手腕再次探查!然后臉色發生了一些變化。


                ? ? “準仙階氣鎖!這是怎么回事?”


                ? ? 責怪似的眼神看著云零,穆秋雅沉聲問道。這才前幾天沒見,你身體里怎么就多了這些東西?準仙階氣鎖封印著八層天玄境的力量!


                ? ? “呃……遇到一些小意外,所以……”云零干笑一聲,表情無所謂,但是話還沒說完就是被穆秋雅打斷了。


                ? ? “這氣鎖鎖著的是一個八層天玄境暗夜鬼貂的全部力量,這是小意外?”


                ? ? 穆秋雅凝重的眼神盯著云零,這可不是什么小意外,這是個禍患。


                未完待續...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