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n8bkt"></output>

    <dl id="n8bkt"></dl>

  1. <li id="n8bkt"></li>

    <dl id="n8bkt"><ins id="n8bkt"></ins></dl>

        1. <dl id="n8bkt"><ins id="n8bkt"></ins></dl>

          1. <output id="n8bkt"></output>

          2. <dl id="n8bkt"></dl>

            1. <dl id="n8bkt"></dl>

              1. 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當眾被說舞姿粗鄙就已經很羞辱了,要是再被太監給拖走,那今后還怎么見人?

                樓主:搜狗閱讀 時間:2019-01-16 06:44:31

                鳳妗宮,一片灼目的紅。

                顧清癱坐在地上,雙手卻依然緊緊護著高隆的肚子。

                她仰起頭看著宋凌俢,一字一句的問道:宋凌俢,我鳳妗宮究竟做錯了什么,竟然慘遭此禍?

                她身為皇后,卻親眼著自己宮里所有人都被殘忍的處以極刑。

                那些伺候過她的,沒伺候過她的,甚至是一個外殿負責打掃澆花的都不曾幸免。

                而她的貼身宮女香兒,當著她的面被十幾個壯漢蹂躪至血崩而亡。

                香兒掙扎哭喊,最后翻著白眼含恨而終的樣子就像一場噩夢,深深刻在了她的腦中。

                還有那個老實憨厚的小太監,為了護她,被人直接用大刀攔腰砍斷,內臟猩紅的流了一地,連掙扎都來不及。

                他們凄厲的慘叫響徹大殿,刺激著她的神經,隱隱作痛。

                做錯了什么?宋凌俢冷笑,上前就用腳狠狠踩住她的肚子。

                顧清頓時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迫腹腔,那種撕心裂肺的痛幾乎要了她半條命。

                她掙扎著想擺脫宋凌俢的腳,耳邊卻傳來一個嬌媚的聲音:皇后娘娘,我勸你還是不要掙扎的好,你已經害死了整個鳳妗宮的人,難道還想讓整個顧家給你陪葬嗎?

                顧家?!

                顧清心中大驚,朝著聲音的方向就怒吼道:蘇靜柔,你竟敢拿顧家來威脅我?你為爭后位,滅我一宮,如此心狠手辣,難道就不怕遭天譴嗎?

                死到臨頭了嘴還那么厲害。宋凌俢腳下的力道又多了幾分,疼得顧清死去活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可她還是緊緊抓著宋凌俢的衣角,用盡全身力氣才終于擠出幾個字:......孩子,不要傷害他......”

                孩子?對了,你不是一直希望這個孩子可以平安的生下來嗎?干脆讓朕來幫幫你吧。說罷,宋凌俢從腰間摸出一把匕首就朝顧清的肚子刺去。

                顧清是將門出生,猛地一側,便躲開了匕首。

                她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宋凌俢:虎毒不食子,你現在竟然要殺自己的孩子?宋凌俢,你到底是不是人?

                他根本就不配當朕的孩子,你顧家功高蓋主,朕當年羽翼未豐,只得任由他們扶持你當皇后,而如今你們竟然還想用這個孩子綁住朕,誆朕的江山,你們以為朕是傻子嗎?宋凌俢冷冷的說道。

                顧清聽言不禁大笑。

                說得好,說得真好。

                原來宋凌俢還記得他當年羽翼未豐,是她顧家扶持的。

                她顧家滿門忠烈,代代都是將軍,沒有她顧家的扶持,哪來宋凌俢今天的皇位?

                而她十三歲就跟著宋凌俢上戰場,為他出生入死,殺戮累累。

                宋凌俢想當皇帝,她便為他戰群雄,毒太子。

                她的整個少女歲月都是為宋凌俢一個人活著。

                十年,整整十年。

                滿手老繭,滿身傷痕,換來的卻是如此下場。

                顧清十指緊緊的扣成拳頭,指甲刺入掌心,那悔,那恨,隨著刺骨的痛在心中發狂的蔓延著。

                可她不能哭,不能示弱,該失去的不該失去的,她都已經失去了。

                如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住還沒失去的。

                宋凌俢,你要殺我,又何必找那么多借口,從小到大,我一向最聽你的,你要我死,我自裁便是,不過一切要等我生下孩子以后,今日誰敢動我腹中的孩子,我便要誰墮入地獄。顧清踉蹌的站了起來。

                她的身子很小,腰板卻挺得很直。

                她如今獨自在深宮之中,不像當年有千軍萬馬陪伴左右,所以無力保護這一宮的人,害得他們慘死,可憑她一人之力要保住這腹中的胎兒,她還是有信心的。

                似乎沒想到時至今日顧清還能表現出如此風范,蘇靜柔不禁嚇得退后了一步:......”

                而宋凌俢的臉色也是十分難看,要說顧清,再沒有誰比他更了解了。

                他當年選中顧清,也正是看中了她高強的武功和常人所不能及的韌性,沒想到這兩點卻成了如今他除掉她的障礙。

                顧清,你這是再逼朕?宋凌俢咬著牙道。

                顧清冷笑:我逼你?你殺我一宮,如今還想殺我和我腹中的胎兒,與其說我逼你,倒不如說是你逼我。

                好好好。宋凌俢連說了三個好,臉上突然露出了一抹陰冷的笑容:以你的武功要闖皇宮可謂是輕而易舉,只可惜顧家滿門忠烈,竟然出了個不守婦道的皇后,你說今后天下人當如何看待你顧家?怕是滿門抄斬也不值得可憐吧?

                一句話直指顧清的軟肋。

                不等她開口,宋凌俢便將匕首丟到了她腳前:既然你說誰敢動你腹中的孩子,你就要誰墮入地獄,那朕就讓你自己動手,孩子和顧家,孰輕孰重你自己選。

                好一個狠心的男人,竟然要她自己開膛破肚取出孩子,他不僅要她死,還要她生不如死。

                孩子,她十月懷胎即將出世的孩子。

                顧家,上上下下幾百條人命。

                孰輕孰重,她怎么分不清?

                顧清松開早已咬出血的下唇,猛地撕開衣物,一刀下去。

                那是刺入靈魂的痛,痛徹心扉,痛不欲生。

                她的希望,她的自尊,她的心肝,在這一瞬間徹底粉碎。

                孩子,娘對不起你。

                宋凌俢,如你所愿,也請你遵守承諾放過顧家。顧清拿起匕首就準備自刎。

                沒想到卻被宋凌俢一手抓住,殘暴的拉出了鳳妗宮:想死?沒那么容易,你以為這樣朕就能滿足嗎?看那里是什么?

                顧清心中猛然一驚,趕緊朝宋凌俢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顧家的方向,此時正火光一片。

                我爹早就帶著御林軍去顧家了,想必現在顧家的景象不會比鳳妗宮差到哪去。蘇靜柔得意的說道。

                哈哈哈哈哈。原來一切都是騙局,宋凌俢早就起了滅她滿門的心,卻還是騙她親手取出自己的孩子。

                宋凌俢,就算顧家滅了,你也別想坐穩皇位,別忘了,還有一個比顧家更甚的東廠九千歲,沒了顧家,我看你拿什么和他斗。

                宋凌俢的臉色大變,指著顧清怒吼:你這個妖婦,死到臨頭還敢詛咒朕,來人啊,給我亂棍打死。

                哈哈哈哈哈,亂棍打死?不用你動手,我的身子豈容你來臟。說罷,顧清一個縱身就抱著孩子跳下了鳳妗宮。

                風凌冽的從她耳邊劃過,她睜著眼,好似看見當年。

                宋凌俢,若有來生,我一定不做忠臣做奸臣,奪你江山,滅你滿門。

                顧清飄在鳳妗宮之上,看著自己的肉身摔得粉碎,鮮血流了一地,不禁苦笑。

                沒想到她堂堂顧大將軍的女兒,宋國的皇后,竟然會落得如此下場。

                還有她未出世的孩子,她不甘心,她好不甘心。

                我也好不甘心。一個柔弱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顧清回頭,只見一個瘦小的女鬼正含淚凄凄的看著她:你是誰?

                我是丞相府的三小姐,蘇緋色。女鬼道。

                丞相府?

                蘇靜柔的娘家,而帶人滅她顧家滿門的就是蘇靜柔的爹,當今丞相蘇德言!

                顧清將眼前的女鬼打量了一遍,通常人死后還會穿著死前的衣服,可這女子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別說是小姐,就是丞相府的丫鬟也穿得比她體面些。

                據我所知,丞相府只有三位小姐,蘇靜柔,蘇靜香和蘇靜甜。話中的意思很明顯,她不相信女鬼說的。

                女鬼似乎早就知道會這樣,慘笑了一下: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的身份,我是來找你幫我報仇的。

                報仇?為什么找我?你難道看不出我和你一樣,已經死了嗎?顧清自嘲,她自己都有血海深仇沒報,怎么幫別人。

                因為我們有共同的仇人,蘇家姐妹屢次欺我害我,蘇大夫人則是害死我娘的兇手,蘇德言明知一切卻依舊縱容,雖為至親,卻視我的性命如同草芥,我不甘心,可我手無縛雞之力,我知道你是皇后顧清,剛剛在鳳妗宮發生的一切我也都看見了,只要你愿意幫我報仇,我就讓你借我的身體還魂。女鬼憤憤的說道,說到最后,竟然流下了血淚。

                雖為至親,卻視我的生命如同草芥。

                這話就像一把鋼刀,直插顧清的心口,宋凌俢對她和她腹中的孩子不也是如此。

                好,我答應你,我顧清發誓,終有一日要殺盡天下負我們的狗!

                女鬼聽到這話,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她突然變成了一道光竄進顧清體內,顧清只覺得頭痛欲裂,全身就像火燒一般的難受。

                ......”顧清猛地睜開眼,眼前朦朦朧朧的一片,頭上還疼得不行。

                哎,你們聽說了嗎?顧將軍家被皇上滅門了,聽說啊,是顧皇后設計要害我們家大小姐,嘖嘖,這顧清真是不自量力,誰不知道她那皇后只是個擺設,皇上最愛的可是我們柔貴妃,啊,三小姐你醒了?

                聽見顧清的叫聲,門外嚼舌根的丫鬟終于走了進來。

                顧清還沒醒徹底,只見一個模糊的人影朝她走來,本能的就伸出手扼住那人的脖子,耳邊立刻傳來那人的慘叫聲:哎喲,三小姐,是我,阿珠啊。

                阿珠是誰?顧清用力咬破舌尖,刺痛和血腥讓她徹底清醒了過來,眼前的一切也明朗了。

                她快速掃了一下四周,一個破落房間,房間里除了一張桌子,兩把椅子,一個柜子,還有她現在睡的床再沒有其他家具。

                而她眼前一臉吃疼的女孩穿著紅衫,眼神中除了驚訝還有厭惡。

                看來這個阿珠并不喜歡她。

                你剛剛是不是說顧將軍家被皇上滅門了?顧清只覺得胸口一陣一陣的抽疼,抓著阿珠的手又收了幾分。

                哎喲,疼,疼死我了,三小姐,你腦子撞傻了嗎?還不趕緊放手!阿珠吱牙咧嘴的叫道,抬手就想一巴掌給顧清蓋過去。

                沒想到她的手才剛剛抬起,就被顧清狠狠抓住了。

                顧清眼中快速閃過一絲狠厲:既然你叫我一聲三小姐,那就應該知道我是主,你是仆,一個小小的丫鬟竟敢對主人下手,不想活了嗎?

                體內蘇緋色的記憶慢慢和她的記憶融合在了一起,對了,她想起來了,她現在是借尸還魂,而眼前的阿珠則是蘇緋色的貼身丫鬟,更確切的說,是這院中唯一的丫鬟。

                蘇緋色的生母本來也是丞相府的一個丫鬟,無意中被蘇德言寵幸,可惜命薄,生她的時候就難產死了。

                沒了娘的孩子像根草,從此蘇緋色便頂著丞相府三小姐的名頭,實際卻過著連丫鬟都不如的生活。

                連阿珠這種三等下人都算不上的丫鬟也敢對她動手,就知道她在丞相府的地位有多低了。

                主?仆?三小姐,你這傻得也太厲害了吧?一個不受寵的小姐也敢自稱是主,這些年要不是我照顧你,你早死不知道哪里去了。阿珠指著顧清的鼻子罵道,罵完還覺得不解氣:別人都是照顧二小姐和四小姐,不僅有銀子賞賜,在府中也說話也有力氣,哪像我,命苦伺候了你這個要死不死的主,天天在這破院浪費青春,你這個賤人,你怎么不干脆死了算了。

                顧清哪里被丫鬟這么罵過,頓時怒火攻心,抬起手就想劈了阿珠,卻發現這具身體并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厲害。

                不僅是力氣還是速度都和前世的自己差遠了。

                這個事實讓她不得不認清,她現在已經不是那個在戰場上馳騁的顧清了。

                她現在是蘇緋色,蘇家三小姐,仇人的女兒。

                她要忍,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囂張了。

                否則以她現在的身份和力量,只怕還沒報仇就死了。

                沒錯,她要忘記她的身份,從今以后這世上不會再有顧清,有的只是蘇緋色。

                想到這里,蘇緋色干脆閉上眼睛任阿珠罵。

                罵有什么,總有一天她會將這一切都討回來,她要丞相府血流成河。

                阿珠見蘇緋色又變回了以前那個懦弱不敢反抗的三小姐,不禁心中冷笑,干脆越罵越大聲,引來不少看熱鬧的下人。

                阿珠教訓蘇緋色乃是下人們最愛看的一出好戲,而阿珠也最喜歡用這種方式讓自己在其他下人面前長臉。

                嘖嘖,剛剛不是還挺能說的嗎?什么主?什么仆?阿珠見看的人多了,更加囂張,直接用手戳著蘇緋色的額頭: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問顧將軍家是不是被皇上滅門了,我告訴你,是,不僅滅門了,還一個個都是慘死,你在不識相點,我就跟那些死有余辜的顧家人一樣,聽到啊......”

                不等阿珠把話說完,蘇緋色已經猛地將她指著自己額頭的手扣住,目光凌厲,好似要殺人:你說什么?再說一遍。

                罵她,她可以忍,可是罵顧家死有余辜,她不能忍。

                顧家滿門忠烈,在戰場上拋頭顱,灑熱血,不知道死了多少英雄好漢,才換來宋國今日的安寧。

                如今慘遭昏君滅門,已是六月飛雪的大冤,一個小小的丫鬟竟然還敢說死有余辜,要她怎么忍?!

                ......你干什么,你還想反了不成?阿珠吃疼的瞪大眼睛,卻不敢叫。

                因為院外站著好多看熱鬧的下人,要是她在這時候向蘇緋色示弱,那她今后還怎么在丞相府里立足。

                你剛剛說了什么,我讓你再說一遍。蘇緋色的目光又冷了幾分,吐字緩慢,字字清楚滲人。

                這時,院外看熱鬧的下人已經交頭接耳起來了,他們只看過阿珠欺負蘇緋色,這還是第一次看到蘇緋色反抗,紛紛感到驚訝。

                而阿珠更是驚訝得不知所措,三小姐這是瘋了?

                我就說三小姐怎么可能一直被阿珠欺負,總有一天會還手的。

                哎喲,丫鬟就是丫鬟,哪能和主子比。

                院外的議論聲一字不漏的傳進阿珠的耳中,她頓時羞得滿臉通紅,干脆伸手就推了蘇緋色一把:說就說,我說你就和那顧家一樣,死有余辜啊......”

                蘇緋色眼中的兇光大盛,扣住阿珠的手用力一扭,阿珠頓時慘叫了起來。

                這手被生生扭脫臼了。

                可蘇緋色還是不滿意的搖了搖頭,要不是這具身子長期營養不良,又沒有受過訓練,她剛剛那一下非捏碎阿珠的手腕不可。

                身為丫鬟卻以下犯上,不僅沒好好履行丫鬟的職責,還對主人出言不遜,你說該當何罪?蘇緋色從裝針線的盒子里拿出剪刀在阿珠眼前晃了晃,冷冷的說道。

                阿珠嚇得想要后退,可脫臼的手腕卻還被蘇緋色抓著,退不了,進不行,這......

                她驚恐的看著蘇緋色:......你想干什么?

                你說呢?蘇緋色熟練的摸上阿珠的下巴,兩邊顎骨用力一捏。

                阿珠頓時像快渴死的魚般長大嘴巴,只能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不知道是咒罵還是求饒。

                不過不管她咒罵還是求饒都沒用了,蘇緋色手中的剪刀一起一落,鮮紅的血液瞬間從阿珠的口中噴涌而出。

                再看她的嘴里,舌頭已經被齊齊割斷了。

                顧家的大仇她現在還不能報,可這種辱罵顧家的宵小之徒她還是收拾得了的。

                啊啊啊啊......”阿珠疼得閉不上嘴巴,只能不停慘叫,任由口水混著鮮血流下。

                見到這樣的情景,本來站在院外想看熱鬧的下人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慶幸自己只是在這看看,并沒過去參與,不然現在舌頭就保不住了。

                不過誰能想到,一直任由阿珠欺負,遇事只會哭的三小姐竟然變得如此彪悍,出手狠辣果決不說,就那看人的眼神,殺伐凌厲。

                別說是和她對上,就是被她輕輕這么掃一眼都覺得全身發顫。

                蘇緋色不理會眾人驚恐的目光,撿起阿珠被割掉的舌頭就丟去喂狗:對主人出言不遜者,割舌,誰還想來試試?

                ......我們不敢,不敢。院外看熱鬧的下人紛紛散開,再沒人管阿珠的死活。

                可丞相府畢竟是個人多口雜的地方,蘇緋色割阿珠舌頭喂狗的事情很快便傳得人盡皆知。

                沒一會,門外便傳來了一個中年女子的聲音:三小姐,夫人請你過去一下。

                這人嘴里雖說著請字,語氣里卻是滿滿的不屑。

                而她站在門口,絲毫沒有要進來的意思,恐怕是怕這院子破舊,臟了她的腳。

                蘇緋色目光掃去,憑著這具身體原來的記憶,她認出這是夫人的心腹之一,劉媽媽。

                蘇緋色冷笑,這劉媽媽仗著是夫人的心腹,以前沒少來這院子為非作歹,和阿珠一樣,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劉媽媽,我身體不太舒服,請你幫我回了夫人,等我身體好了再去拜見。

                她剛割了阿珠的舌頭,劉媽媽就來了,這用意實在太明顯。

                而她現在的身體的確不適合去見夫人,免得夫人抓著阿珠的事情大做文章對付她。

                有仆如此,夫人自然不會好到哪里去。

                呵。劉媽媽冷笑了一下,似乎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三小姐這是說笑呢?夫人有請豈有小姐回絕的道理?夫人說了,這事有關丞相府的體面問題,三小姐一定得去。

                一定?如果我偏不一定呢?蘇緋色干脆給自己倒了杯茶,坐下慢慢的喝著。

                她知道這一趟她是逃不掉的,不過......劉媽媽想請動她,也是要付一點代價的。

                似乎沒想到蘇緋色竟然敢這么說,劉媽媽先是一愣,隨即猙獰的面目就露了出來:那可就由不得三小姐你了,你今日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要是不想自己乖乖走過去,我就讓下人把你拖過去。

                是嗎?那就勞煩劉媽媽了。蘇緋色含笑著放下茶杯。

                ......既然你那么不識趣,那就別怪我,來人啊,拖。劉媽媽氣得發抖。

                跟在她身后的下人們面面相視,這下人要拖主子?似乎有點說不過去啊。

                不過三小姐雖說是主子,在丞相府里卻無依無靠,劉媽媽代表的卻是夫人,這么想來,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想到這里,幾個下人立刻朝蘇緋色撲去。

                蘇緋色眼中的冷光一閃,好你們這些勢利眼的狗東西,有你們好受的時候。

                她快速起身閃過下人抓來的手,又故意將衣角甩過去,不讓他們真的抓住自己,也不讓他們什么都抓不到。

                就這樣幾番拉扯下來,蘇緋色的頭發也散了,衣服也亂了,整個人看起來簡直狼狽不堪,別說是丞相府的三小姐,就是街上的叫花子也比她好些。

                差不多了,蘇緋色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不經意察覺的笑容,快速躲過幾個下人,轉身就跑出了院子。

                哎哎哎,跑了跑了,快啊,追,一定要抓住她。劉媽媽見蘇緋色跑了,不禁心中大驚。

                這萬一跑出丞相府去,要她怎么和夫人交代?

                不過她根本不用擔心,因為蘇緋色就沒想過要離開丞相府。

                不僅如此,她還要乖乖的去見夫人。

                前廳里,一身橘紅裝扮的夫人李氏正坐在主位上。

                李氏的父親曾經輔佐過先帝,而蘇德言的丞相之位也是他一手提拔的,所以李氏在丞相府里的地位不容小覷。

                蘇緋色還是皇后時曾經在宮宴上見過李氏幾次。

                那時感覺李氏端莊賢惠,更是將丞相府上上下下打點得十分和諧。

                可如今融入了這具身體的記憶才知道,李氏雖然名聲在外,卻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表面上和藹,對所有子女一視同仁,但實際是個非常有手段的女人,而這具身體未死前還甚至懷疑她母親并非難產死的,是被李氏害死的。

                蘇緋色哭喊著沖進前廳,對著李氏就是一跪:大娘救命。

                李氏本來想等蘇緋色過來便好好的教訓她一頓,沒想到看到的卻是這樣的情景,不禁一愣,迅速換上關切的表情:這是怎么了?堂堂丞相府三小姐怎么搞成了這個樣子?

                大娘,緋色身子不舒服,不敢來叨擾您,怕您擔心,沒想到劉媽媽她............”蘇緋色埋頭又是一陣痛哭。

                這話一出,李氏的臉色立刻變得有些難看。

                所謂的身體不舒服,不就是把頭給撞傷了,而蘇緋色之所以會撞傷頭昏迷,罪魁禍首正是她的寶貝小女兒,蘇靜甜。

                這本來是小孩子之間的打鬧,她完全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反正被欺負的又不是她女兒。

                可如今蘇緋色把話捅到她這里來了,而她又有賢名在外,處理得不好......

                想到這里,李氏不禁皺眉,怒視著劉媽媽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微信篇幅有限,后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